两极哲理

2024年07月21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02|回复: 10

普评制点评以朱麦囤改革为原型的剧本千年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 04: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迎春 于 2012-4-1 04:51 编辑

普评制点评以朱麦囤改革为原型的剧本千年梦

这龙年行大运,还真一点不假。这不,朱麦囤那边又把小品组合剧本千年梦传了过来。他的办公室主任告诉我:河南省歌剧院由范军及其他我省的名演员主演,目前经过排练已经基本成型,河南省宣传部已经预定了200场在全省巡演,准备参加今年全国的戏曲大赛,我们看后比较震撼,效果比较明显。我说,范军是名相声演员。他说,是河南的第一笑星。不错,这剧本写的的确寓教于乐,让观众在笑声中,知道了朱麦囤改革的基本情况。

主要演员田桂花在现实生活中的确是有原型的,看过《普评制点评朱麦囤“小”代表推动大发展》的都知道,马庄村的靳玲妮被父母、兄嫂共同推举为7口之家的“法人代表”后,带领全家从事起房屋出租经营活动。这位43岁的“女当家”自豪地说:“我们家现在有民主、也有集中,全家人拧成一股绳,越干越有劲。”

从1908年3月8日到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有过那么多的社会革命和女权运动,男女平等实现没有?没有!!!现如今,朱麦囤既没提什么女权主义,也没搞什么革命运动,实行了几千年的封建家长制,一下子就被彻底废除了,男女平等也就跟着实现了,你说,这神奇不神奇???
说神奇其实也并不神奇,当你知道了大国崛起的根本原因之后,当你知道了最根本制度是什么之后,这一切就都变得不那么神奇了。参见

普评制论大国崛起的根本原因(七一重发)
http://mayingchun.blshe.com/post/10914/695016

普评制论摩梭人为人类所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原创首发)  
楼主 [ 普评制 ] 发表时间: 2009-12-08 08:49:59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id=96297730

南方网 ? 南方论坛 ? 广东发展论坛 ?
[给汪洋书记捎句话] 普评制点评朱麦囤如何提高村委换届成功率
http://bbs.southcn.com/thread-6762826-1-1.html

(原创首发)普评制点评朱麦囤“小”代表推动大发展  
楼主 [ 普评制.blog ] 发表时间: 2012-02-13 04:14:58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116165180&bid=2
下面请看:

      小品组合
                                               千 年 梦
            
                  编剧  张九来

   河南省歌舞演艺集团公司曲艺团

--谨以此剧向勇于探索的父老乡亲致敬!

人  物    王  道  男,35岁, 康庄乡乡长。
康长松  男,52岁,康庄村村民,后被选为村委会主任。
牛四辈  男,40岁,康庄村原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
          刘二宝  男,30岁,康庄村民。
          田桂花  女,29岁,刘二宝的妻子.
刘建设  男,52岁,刘二保的父亲.
申大凤  女, 50岁 ,刘二保的母亲.
          奶  奶  女,70多岁,康庄村妇.
          小  雅  女,22岁,康庄卫生院的护士,奶奶的孙女.
          何守业  男,26岁,东庄党支部书记
          白玉兰  女,50岁,康长松的妻子。
          牛占春  男,27岁,康庄村联户代表。
          王老汉  男,63岁,康庄乡村民。
          康爱香  女,25岁,牛占春的恋人。
          李巧倜  女,30岁,曲艺艺人
          村姑歌舞队员若干。





一品(即一幕下同)咱爷们

〔初春时节。
          [康庄村文化广场,风景如画。
          [幕启。音乐声中,说书艺人弹着琵琶上。众村姑盛妆翩跹起舞同上。
艺   人   (大调曲):
盛世康庄步步高,
桃红柳绿花含苞。
新区组团春意闹,
科学发展鼓频敲。
致富跃马阳关道,
民主加鞭马蹄骄。
和谐放歌唱新调,
联户代表领风骚。
  (白)有人问啦:联户代表是弄啥哩呀?
    别慌,请往下看。
众        对,请往下看。(众下)
        【幕侧人声鼎沸。牛四辈拉着奶奶怒气冲冲地上。
牛四辈   你个老东西,竟敢阻挡扒房修路,我看你是找死哩。
奶  奶    村长,我……
牛四辈    啥村长啊?我是村委会主任!主任,就是咱村当家做主的人。我说拆你家的房,你就得无条件服从。
奶  奶    村……主任,你拆了俺家的房子,俺住哪儿呀?
牛四辈    你住哪儿我管不着。这拆房修郑开大道,是上级的命令,谁敢违抗,就是活得不耐烦啦。
奶  奶   (跪下)主任,我老婆子求求你,请高抬贵手,暂缓一时……
牛四辈    你以为我想拆你的房,让你背后骂娘啊?县里有规定,镇政府有期限,我完不成任务,要撤职查办。你也得替我想想啊。
奶  奶    主任,我给你磕头啦。(磕头不止)
牛四辈    哼,你磕头管屁用啊。咱丑话说头里,今天是你想上吊我紧紧绳,想喝农药我给你瓶!
         【康长松拿一破钟表暗上。
奶  奶   (突然站起,从怀里掏出一瓶子)牛四辈,那你就看着我死在你面前吧,(举瓶欲喝)
康长松  (冲上前夺过奶奶手中的瓶子)大婶儿!
牛四辈   康长松,你少管闲事!
康长松    嘿嘿,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冒犯你这个阎王爷呀。牛主任,你看,我是来给你送礼的(递上钟表)
牛四辈  (接看)哼,康长松,别以为你是蔬菜大王,手里有几个破钱,就想处处充刺头。你说,你送我个破钟是什么意思?
奶  奶   (突然大笑地)哈哈……大侄子,原来你是来给他送终的呀。他牛四辈是早就该死啦。
康长松   大婶儿,你老人家可不能有轻生的念头,咱得看着他不得好死呀。
奶  奶   大侄子,你看看你手里拿的是啥瓶子?
康长松   可口可乐?!(忍俊不禁地)哈哈……大婶儿!
奶  奶   如今呐,(对牛四辈)有地有粮我不求你,有法有规我不怕你;胡作非为我去告你,想要我死我偏不死,气死你!
牛四辈   咦——(气晕了,猛地摔了钟表)我……他妈不信治不了你!(挥掌将奶奶打倒在地,又抬脚欲踢,被康长松掀住腿撂了个四脚朝天)
康长松   你敢再动她一指头,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牛四辈   恁姓康的没几个中用人,你放明白点儿!
康长松   恁姓牛的家族出了个副市长,我也不尿你这一壶!
        【王道暗上。
牛四辈   哼,我谅你胳膊扭不过大腿!
康长松   哼,我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
牛四辈   你看着我今天拆房!
        【牛四辈欲下,被康长松拦住。
奶  奶  (突然放声大哭)哎哟嗨,老天爷呀,这还有王法没有啦呀……
王  道  (掺起奶奶)奶奶,有话好好说,当心哭坏了身体。
牛四辈   哟,羊群里钻进来一只小兔娃儿,你冒充什么大耳朵驴呀。
王  道   我不是小兔娃儿,也不是大耳朵驴,是新来的康庄乡乡长王道。
牛四辈   啊?乡长,我是康庄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牛四辈。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胡说八道,满嘴撂炮。乡长,他干扰拆房修路,还公然给我送终啊。(捡起钟表,递给王道)
王  道   我先问你,是谁让你拆房子的?
牛四辈   这……修路有期限,她死活不搬迁;拔掉“钉子户”,修路闯难关哪。
康长松   你分明是仗势欺人,不顾百姓死活!
奶  奶   乡长啊!(大调曲);
         春寒料峭北风狂,
         牛四辈领人拆房似虎狼。
         我和孙女俺娘儿俩,
        哭求哀告痛断肝肠;
        他情不容,理不讲,
        不管俺死活他太猖狂。
        乡长啊,
        好日子他弄得大祸从天降,
        他……他就像那催命鬼、活阎王,逼得俺有命也难活长!
王  道   牛四辈,你马上让人停止拆房,把拆毁的部分照原样建好,还必须当众向这位老奶奶赔礼道歉!
牛四辈   这……道路不能按期动工,上级追究责任……
王  道   天塌有我顶,地陷有我平!
牛四辈   那好,好。只要有你这句话,你叫我干啥我干啥。
        (对内喊)喂,停止拆房,给我照原样弄好!(下)
奶  奶   乡长,他鬼点子比头发都多,我得去盯着他!(下)
康长松  (打量王道)瞧你穿的衣服,跟农民工差不多,你这乡长不是冒充的吧?
王  道   爷们!(大调曲):
         我部队转业当乡长,
         走马上任到康庄。
         几天来挨户细查访,
         富裕不愧小康乡。
         可就是风气不正乱告状,
         阳光之下少阳光。
         爷们!
         你送钟不能把歪风埋葬,
         想办法斩草除根方能够如愿以偿!
康长松   乡长,你这话我爱听!
王  道   爷儿们,我听说牛四辈和村委会的人在刘二保的酒楼吃吃喝喝,欠下九万八千多元钱的帐,赖帐不还。有这事吗?
康长松   咦,连这事儿你都知道哇!
王  道   爷儿们,你说:他牛四辈凭啥敢在村里横行霸道呢?
康长松   他无非仗着家族人多势众,手里有权腰杆硬呗。
王  道   那用啥办法能够治住他呢?
康长松   这我可说不好……
王  道   说,你只管随便说,咱爷儿俩说到哪儿算哪儿。
康长松   俺村有个说书艺人,说了一段评书,很有意思……
王  道   评书?那你说说呗。
康长松   (评书)话说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当上了大宋朝的开国皇帝。每日早朝,登殿议事,因为大臣们都是他过去的同事和部下,全然不顾朝堂的规矩,总爱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简直不成体统。赵匡胤碍于情面,不好当场发作点名指责,又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延续下去。怎么办?他降下圣旨,让人制作了一种新型官帽,在乌纱帽后面加了一根又硬又平又长的帽翅,一边伸出去差不多一尺半恁长。官员们戴上这种帽子,别说交头接耳,就是想挨近点儿都十分困难。从此众大臣遵守规矩,朝堂变得庄严、肃穆、神圣起来。
王  道   (鼓掌)好!太好了!
康长松   我说不好,瞎说,瞎说。
王  道   你说的是制度,制度!只有制度才能治住牛四辈们。爷儿们,你就等着给牛四辈们送终吧!(把钟表递到康长松手中)
康长松   (迷惘地)爷儿们,我怕送给他他又给扔了哇。
         [切光。



            二品   咱一家子
      【说书艺人上。
艺  人  (河南坠子):
         紫燕双飞彩云飘,
         桃红柳绿竞弄娇。
         乡村改革闯新道,
要让百姓挺直腰。
          家家户户选代表,
         争当法人心气高。
         其中趣事有多少?
         请您静观细推敲。(隐去)
        〔阳春三月。
        【光启。刘二保家客厅内,桌椅俱全;桌子上有暖水瓶、茶杯。
【刘二保气愤地上。
刘二保  咦,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掂起暖水瓶,王茶杯里倒水喝)
       【刘建设、申大风上。
       【田桂花从内室上。
申大风  二保,你大呼小叫的,谁惹你啦?
田桂花  妈,别理他,他要真生气,拿头往墙上碰啊。
刘建社  对,头碰南墙不拐弯儿,那才算有种哩。
刘二保  吔,上级修郑开大道,凭啥占咱那二亩大棚地?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中啊,他牛四辈要敢动咱那大棚一指头,我掂铁锨跟他拼玩儿命!
申大风  傻孩子,胳臂扭不过大腿,你可别耍二蛋,去干那犯法的事儿。
田桂花  占咱的地按国家规定有赔偿,全村人哪个不鼓掌?你要阻挠人施工,就不怕别人骂你是愣头青?!
刘建社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乡长开会不是说啦:咱康庄乡要实行联户代表制度,修公路占咱的地咋办?你说了不算,得选个家庭法人代表,由他征求每个家庭成员的意见,做出决断。
申大风  他爹,二保要去跟人家拼命,你要选杀人代表,您爷俩是喝迷魂汤了吧?
田桂花  (笑)妈,不是选杀人代表,是选法人代表!
刘建社  就是每家都要选一个当家哩。
刘二保  (对田桂花)这还用选,自从我记事儿,咱爹就是咱家的掌柜。
刘建社  法人代表可比掌柜的厉害多啦。他可以参加联户代表、村民监督委员会的选举,对村组事务有知情权、发言权、参与权、监督权……
刘二保  爹,我看这纯粹是脱裤子放屁——瞎耽误工夫;六个指头挠痒——多那一道儿!
刘建社  咦,这事儿可不敢马虎。选举还得人人摁指印,回头镇政府还要给家庭代表发证书哩。
刘二保 (拍刘建社肩膀)乖乖,你要这么说,咱家的法人代表就是我啦。
田桂花  都还没选举哩,凭啥就是你啦?
刘二保  毛主席说过:黄河后浪推前浪,儿子都比老子棒。乖乖(拍刘建设肩膀),我要是当了咱家的法人代表……
田桂花  毛主席啥时候说过“儿子都比老子棒”啊?
刘二保  这……哦,这话是小平同志说的。乖乖(拍刘建设的肩膀,刘躲开,刘二保险些摔倒)
申大风  二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咱家一直都是您爹当掌柜,这法人代表还是让您爹当吧。
刘二保  咦,妈,你咋不知道心疼儿子,光知道偏向您爹唻。
申大凤  傻孩子,看你说哩啥话?难怪人家都说你是二百五!
刘二保  嗯,你就是偏向俺爹。(欲坐,被田桂花从背后移开椅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弄了个四脚朝天)
田桂花  (以手指戳二保额头)你呀你说话不分老少,张嘴就会撂炮;看似能哩不轻;其实是个二半吊。就是咱妈当代表,也比你牢靠!
刘二保  吔,咱可是亲不溜溜的两口子,你咋胳臂肘往外拐哩?连咱妈都知道选咱爹,难道咱俩这关系还不算铁?
刘建社 (一直端着茶杯喝茶,听到这里,忍俊不禁地喷了二保满脸水)……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选代表可不能乱打岔。恁说:咱家这日子是从啥时候红火起来的?
申大风  这我心里有底儿,只从桂花过门以后,在村里开起酒楼、建起蔬菜大棚,咱才心想事成,日暮途穷啊。
田桂花  妈,日暮途穷是说天黑了,路也走到头了。咱家的日子应该说是泥鳅变龙,月圆花红,幸福美满,其乐无穷。
刘二保 (嘲讽地)咦,看你多能!牛四辈领着村干部在咱酒楼吃吃喝喝,欠咱好几万元钱,你咋不要过来呀?
田桂花  等实行了联户代表制度,村里的财务有联户代表监管,他牛四辈再想大吃大喝,就自掏腰包拿现钱吧。
申大凤  二柱哇,不是我说你,恁爹和我供你从小上学,我看你把那墨水都喝到恁丈母娘的脚后跟上去啦。
刘二保  妈,我长短是根棍,高低是个人;好歹会说话,赖好都有俺爹恁俩的遗传基因,你别把我说恁傻中不中?
田桂花  吔,看你脸丧哩能滴水,嘴撅哩跟猪八戒样,难看死啦。咱妈是说你办事儿好比两响炮崩兔子——没准儿!
刘建社  恁再想想:咱全家参加镇政府举办的文艺比赛,一家伙弄了个一等奖,还得了个大彩电,这是谁的功劳?
申大凤  这更不用说啦!(河南坠子):
        咱桂花有文化、有能力,
        能歌善舞有出息。
        教我唱歌教你唱戏,
        咱才能得奖夺第一。
        开酒楼她的厨艺了不起,
        经营有方、迎来送往、满腔热情、客客气气无人能及。
        孝顺公婆识大体,
        相夫教子没挑剔。
        心直口快有情义,
        爱给街坊解难题。
        谁不夸咱二老有福气,
        好儿媳胜似亲闺女!(豫剧甩腔)
刘二保  我算看清啦,敢情恁仨是伙穿一条裤子,想挤兑我唻不是?
田桂花  我呸!你敢说我和咱爹伙穿一条裤子,看我不撕岔你的嘴。(拧二保的嘴)
申大凤  这孩子敢情是让你爹给惯傻啦。他狗嘴里吐不象牙来。桂花,别跟他一样。
刘建社  王乡长说啦:实行家庭联户代表制度,最终就是要村民自治。等咱选出家庭法人代表,由代表来治他。
刘二保 (给申大凤按摩肩膀)妈,你最心疼我啦,只要你选我当代表,我保证孝顺你一辈子。要不,我现在先给你磕个头吧?(欲下跪)
    田桂花  (踢二保一脚)指望磕头拉选票,你还要脸不要啦?
刘二保 (拉桂花至一旁)咱爹怕咱妈,只要咱妈选我,你不和我争……
刘建社  啥,我怕咱妈?(对申大凤)妈,我怕你……嗨,都让二保个鳖子给我气糊涂啦。
申大凤   恁爹那不叫怕我,那是听我的话。
田桂花  (对二柱)你往后也跟咱爹学学呗。这可是咱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光荣传统,你可得全盘继承下来。
刘建社  都别说啦,现在开始投票选举。(从桌子抽屉里拿出纸笔、印泥)一人一票,选谁都中;先签名字,后摁指印。
申大凤   中,我选咱儿媳妇田桂花。(签名、摁指印)
刘建社   我也选咱儿媳妇田桂花。(签名、摁指印)
田桂花   为了维护咱全家在咱村里的名声,我就不客气了。
         我投我自己一票。(签名、摁指印)爹,妈,咱丑话说到头里,恁二老可得为我掌住舵。
申大凤   嗨,你办事,我放心。
刘建设   二保,就剩你啦。你就别癞蛤蟆垫汽车轱辘——强撑啦。
刘二保   我……(急得挠头跺脚拍屁股)恁仨都选她啦,我就是选自己一票,也是三比一.胳膊反成扭不过大腿,还不如送个顺水人情,也选桂花哩,免得到夜里她让我跪搓板睡沙发。
田桂花  (暗中拧二保一把)你胡说,谁让你跪搓板睡沙发啦?
刘建社   空口无凭,签字为证。二保,签名捺指印。
刘二保   唉,我算是没招儿啦,趁水和泥、就坡下驴吧。(签名、摁指印)桂花,你现在成了咱家的法人代表,村里要拆咱家的蔬菜大棚,你说咋办吧?
田桂花   我只是咱家的法人代表,每10户还要选一个联户代表,10个联户代表还要选村民监督员、成立监委会。一切都要依法办事。我的职责是先要管住你,不许你无理取闹。
刘二保  (欲发火而又无奈地)咦,我算左右窝囊,横竖没出息。(丧气地抱头蹲下)
刘建社  (开怀大笑地)哈……联户代表刮春风,
申大凤   村民自治就是中。
田桂花   康庄要圆千秋梦,
刘二保   嗯,挡不住歪嘴和尚念歪经!
        【切光。
        
        
     

三品   咱哥儿们

         [说书艺人弹琵琶上。
艺  人   (大调曲):
         唐三藏取经收高徒,
         孙悟空得戴紧头箍。
         康庄乡党委乡政府,
         要谱写村民自治天地书。
         培训班绘出阳关路,
         联户代表彩霞铺。
         选村委会主任民做主,
         您看吧,今天这事儿挺玄乎!
         〔盛夏的一天。
         [光启。醉仙楼酒店内,有四方餐桌、长条凳子。幕后锣鼓喧天,唢呐高奏,鞭炮齐鸣。
         [田桂花喜气洋洋地跑上。喊:虎他爹,虎他爹!
         [刘二保从酒店室内拿拖把上。
刘二保   吔,给我叫魂儿咧?还是咱家着火了?
田桂花   虎他爹!(三弦书):
         锣鼓鞭炮震天响,
         唢呐高奏醉康庄。
         适龄选民聚会场,
         要选举村委会主任让谁当。
         联户代表心明亮,
         监督把关按规章;
         候选人被三审六问把关闯,
         选民投票有主张。
         牛四辈家族人多气势壮,
         竞选连任耍花枪;
         康长松有胆有识有理想,
         民心所向很吃香。
         这双方兵对兵来将对将,
         走!
         咱投票让长松叔扛大梁。
刘二保   你拉倒吧!小蚂蚁休想吃大象,老公鸡斗不过黄鼠狼。(唱《好汉歌》曲):
         不该出手别出手哇,
         袖手旁观狗咬狗哇。
         嗨呀依儿呀,嗨嗨依儿呀……
田桂花   我呸!你呀你呀,真是那死狗搊不上墙!
刘二保   那是死狗不会搊。你说你是急啥哩,三句话没说完你就瞪眼,难怪人家都背后都叫你“麻辣烫”。
田桂挂   咦,(拧刘二保的耳朵)你说,我不麻你辣你烫你,咋会有你呀?
刘二保   有我是咱爹咱妈的功劳,跟你可没有任何关系。
田桂挂  (忍俊不禁地)嗨,我说错龟孙啦。
刘二保   你说啥?
田桂花   我是说咋会有你、我咱的宝贝儿子小虎哇!
刘二保   这还差不多。虎他妈,我给你说:龙是龙,鳖是鳖,喇叭是铜锅是铁。康长松绝对斗不过牛四辈,他能赢我就不是咱虎他爹!
田桂花   死二保,你敢骂我?我呸,呸,呸!
刘二保   我咋骂你了?看你急得吐了我一脸狗屎。
田桂花   你不是咱虎他爹,谁是咱虎他爹?晕孙!
刘二保   吔,我真想吐我自己一脸唾沫!
田桂花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在咱家扬言要给牛四辈拼命,咋到正事儿上又嬎软蛋啦?
刘二保   你呀你,真是娘儿们家,头发长,见识短;这叫见风使舵,顺水行船。
田桂花   那你说:咱这神圣的一票投给谁呀?
刘二保   这你不用请示,当然是投给牛四辈。你想,他们村干部在咱这醉仙楼喝酒吃饭,欠咱九万八千多元钱不给咱,我一恼打电话给乡政府,告了他一状!(数板):
         他是一不恼,二不烦,
         又道歉,又还钱;
         点头哈腰陪笑脸,
         还额外多给了咱二百元。
         他说了:只要咱投票把他选,
         只要他能掌大权,
         别管了,他一定对咱更高看,
         咱有事他保证不为难。
         咱抱住他的粗腿事儿好办,
         再说啦,(改唱豫剧)
         咱惹不起这个鬼难缠!
田桂花  (拍案大怒地)宁给好汉提鞋,不给孬种当爷。你懂不懂?(三弦书):
         你胆小鬼,讨人嫌,
         软骨头,实可怜;
         让你做主你不敢,
         偏想攀高枝上贼船。
         你要选谁我不管,
         可就是得退还牛四辈的贿选钱。
         我不能跟你丢这脸,
         你不退钱咱不算完!
刘二保   虎他妈,你别觉着当个联户代表就不像你啦。你说,今儿选村委会主任,谁能胜选?
田桂花   那当然是长松叔!
刘二保   要是牛四辈胜了呢?
田桂花   他要能胜了,老公鸡都能溺尿,死蛤蟆都能活蹦乱跳。
刘二保   这样吧,咱俩打个赌:要是长松叔胜了,我当众亲你一口;要是牛四辈胜了,你当众亲我一口!
田桂花  (捶打他)死二保,能死你了!能死你了!
刘二保   给你个棒槌别当真(针)呐。这样吧,牛四辈要选不上村委会主任,我当众给你磕仨响头。
田桂花   妥啦,他要能选上,我……让你当众随便亲。
刘二保   你说话算话?
田桂花   咱谁说了不算,就往地上吐口唾沫,让谁当众舔起来。
         [王道上。
王  道   老板,你店里有茶吗?我想买碗茶喝。
刘二保   有,有。请坐,稍等!(欲下)
田桂花   哎,我去投票了,你就等着给我磕响头吧。(跑下)
         [刘二保下。复掂茶壶、茶杯上。
王  道   老板,你这醉仙楼的生意不错吧?
刘二保  (倒茶)托您的福,还将就,将就。
王  道   村里人投票选村委会主任,你咋不去投票哇?(品茶)
刘二保   我想先看看阵势儿,一会儿就去。
         [幕侧喊:投票开始——
         [刘二保伸脖子、蹦高观望。
刘二保   这人特多,啥也看不见。(站到凳子上,摇头,继而站到餐桌上)还是看不见!哥儿们,你要能助人为乐,把我驮起来,让我看看,我这茶你随便喝,免费!
王  道   哥们,来吧,我驮你也不收费。
刘二保   那我就不客气了。(骑到王肩膀上遥望)
王  道   看到没有?
刘二保   看见啦。桌子上放着投票箱,四周用帆布遮挡(下到地上),那咋每次只准一个人进去投票哇?
王  道   这样可以解除选民的思想顾虑,想选谁就选谁。
         [田桂花跑上。
田桂花   虎他爹,我在这儿照应客人,你快去投你那神圣的一票吧。
刘二保   哥们,你先喝茶,回头我请你喝酒!(跑下)
田桂花  (倒茶)同志,请用茶。
王  道   听话音儿,你是这里的老板娘吧?
田桂花   我不是老板他娘,是老板的孩儿他娘。
王  道   康庄原村委会主任牛四辈他们在这里吃吃喝喝,欠下的帐,还了没有?
田桂花   还啦,还啦。王乡长叫他还的,他敢不还!?哎,这事儿你咋知道哇?
王  道   我也是听人说的。
         [刘二保跑上。
刘二保   哥们!(道情):
         乡政府的着数实在高,
         这一票让我挺直了腰。
         越思越想越开窍,
         从今后小鸡娃再不怕恶老雕!
        (歌曲)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高兴……
田桂花   看你那傻样!说实话,你那一票投给谁了?
刘二保   这还用问,当然是投给长松叔了。
田桂花   那回头牛四辈要问你,我看你咋说?
刘二保   我就给他说:我投了你一票,要哄你我是这个(比划鳖形)……
王  道   这你不是自己骂自己吗?
刘二保   哥们,我这是哄他个鳖孙哩。
         [王道看手表。幕侧喇叭声:喂,请王乡长速到现场,公布村委会选举结果!
王  道  (掏钱)哥们,这是茶钱。选举计票快该结束了,我得马上到现场去。
刘二保   啊?你是王乡长!?
王  道   不,咱是哥们。改天我还会来你这里喝茶的。(下)
刘二保  (捂住小腹)哎呦,哎呦,我这水龙头快滑丝啦。
田桂花   看你那出息!见个乡长,就吓尿了?
刘二保   你不知道,我刚才骑到他脖子上了。
田桂花   咦,咦,这好事儿咋都叫你碰上了?这事儿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别说牛四辈,他就是牛八辈,也得高看咱一眼!
刘二保   唉,我就怕他嫌我没把乡长放到眼里呀。
田桂花   他能让你骑到他脖子上,就说明他看得起你。
刘二保   对,他还称呼我哥们哩。
田桂花   那你还怕啥哩?从今往后,你蹲到那儿溺尿,都比牛四辈尿唻高!
         [幕侧喇叭里传出王道的声音:乡亲们,我宣布这次选举合法有效;计票结果,康长松以压倒多数当选为康庄村民委员会主任!
[热烈的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
田桂花   好,我赢了。
刘二保   好,我也赢了。
田桂花   死二保,你敢撒赖,看我咋收拾你!
刘二保   我投的也是长松叔的票,当然我也赢了。
田桂花   问题是牛四辈选输了,你就得当众给我磕仨响头。(对观众)大伙儿说,他不磕响头中不中?
刘二保   嘿嘿,孩儿他妈,咱回家我还跪搓衣板吧。这……当着这么多人给你磕响头,多丢脸面呐。
田桂花   不磕头也中,我吐口唾沫,你得从地上舔起来。
刘二保   咦,我……..(突然掂起拖把)
田桂花   啊?你敢打我……
         [田绕着餐桌跑,刘紧追不舍。
田桂花  (突然转身,拍案拤腰)死二保,你别给脸不要脸!
刘二保   给(递拖把给田,顺势下跪)你打死我吧。
田桂花   看你那傻样,也不怕大伙儿笑话!(亲热地搀起刘)
         [切光


四品  咱这事儿
      [说书艺人上。
艺  人  (河南坠子)
         村民组长管村民,
         一手遮天像真神;
         撤了张三换李四,
         谁变蝎子誰蜇人。
         联户代表掌大印,
         五瓣印章聚民心;
         村务财务把得紧,
         民主花开总是春。
        〔盛夏的一天。
[光启。康长松家的客厅内,置一双人沙发、一茶几,茶几上放着暖水瓶、茶杯。
[康爱香拎着装酒的礼品袋上。
康爱香   唉,马王爷,三只眼,这人呐不怕县官,就怕现管!(敲门)长松叔,开门,开门。
         [康长松从内室上。
康长松  (开门)哟,大侄女,你咋闲啦?
康爱香   叔!(河南坠子):
         您侄女我离婚走了背运
         无奈何叶落归根又回咱村。
         修公路占了咱村民组十亩田地,
         征地款发到了村委会按人均分。
         只要你开证明盖上大印,
         我就能和村民同样的分到现金。
         俗话说一搾没有四指近,
         叔呀叔,我的事儿你可得多操心!(将礼品袋硬塞给康长松)
康长松   咦,你这可就外气啦。爱香啊,快坐吧,叔给你倒水喝。(放下礼品袋,掂暖瓶往杯子里倒水)
康爱香   叔,你是村委会主任,还兼任村民组长,我这事儿只要你开个证明盖个章,就妥啦。
康长松   爱香,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按照村规民约,离婚的闺女户口不在咱村,不能分征地款呐。
康爱香   这我知道,要不我就来麻烦你啦。叔,你就给我开个证明盖个章吧!
康长松   你光说盖章盖章,(从衣袋里掏出用红绸包着的只有五分之的一公章)给,你看看,这一枚公章分五瓣儿,我盖上一瓣儿也不管用啊。
康爱香   我听俺爹说啦,这一枚公章分五瓣儿,一瓣儿由村民组长掌握,另外四瓣由四个联户代表一人拿一瓣儿。遇到要盖章的事儿起码要有四个人同意才行。
康长松   对,王乡长说这样可以防止村干部们不给好处不办事儿,给了好处乱办事儿。
康爱香   叔,俺爹说:恁这五个掌印的人当中,除了你,还有两个联户代表是咱的本家,俺爹能说动他俩同意盖章。
康长松   可另外两个代表都姓牛,都是认死理的货,特别是那个牛占春,天生一头犟筋,大小事儿都认真,连阎王爷都让他三分!
康爱香   叔,咱不说牛占春好不好?
康长松 (恍然大悟地)哦——我想起来了,你和牛占春是老同学,还谈过恋爱哩。
康爱香   都怨俺爹嫌贫爱富,棒打鸳鸯,强逼着让我嫁给郑州郊区那个斜眼胡老三不可!
康长松   爱香啊,牛占春如今可是鸟枪换炮啦。他自办印刷厂,经营财路广;盖起小洋楼,奔驰真高档。十户联合他当代表,又有文化有理想。你要是和他成一家,小日子幸福美满真叫爽啊!
康爱香   叔!(河南坠子):
         牛占春春风得意眼光高,
         泥鳅变龙上九霄,
         我好比山间一棵草,
         他好像青松立山腰。
         他至今未婚人品好,
         我像是踞开的葫芦成了瓢。
         怕只怕热脸碰上个凉屁股,
         他弄一盆凉水当头浇。
康长松   不会,不会,他好像对别人说过:这辈子非你不娶;要不,你都结婚两年多了,他咋还没找老婆哩。
         [牛占春上。
牛占春  (边喊边进门)长松叔,长松叔!
康长松   占春,啥事啊?看你急哩跟给我叫魂儿样!也不看看这儿还有个大活人哩。
牛占春   哟……这不是七仙女下凡了吧?
康爱香   占春哥,你不用说话带刺儿,我知道你如今是老和尚戴了个假头套——可得发了,我看着还不顺眼哩。
牛占春   不管你顺眼不顺眼,长松叔,我来就是要跟你说,她要想分咱村民组的征地款,那是石狮子的屁股——没门儿!
康长松   吔!看看,看看,恁俩这是咋啦?亏恁从小一起长大,又是同学,还谈过恋爱,虽说没谈成,情义还在嘛。有事儿好商量,千万别见外。等会儿咱喝酒,我先去炒菜。(对爱香递眼神)我可等着喝喜酒哩!(下)
         [占春、爱香对视,背脸,冷场。
牛占春   有人天下雨才想起来去买伞,晚啦!
康爱香   哼,有人老爱斜着眼看人,歪着鼻孔出气儿
牛占春   那征地款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谁想占便宜都不中。
康爱香   我听说你如今是十冬腊月穿裤衩——抖起来啦?
牛占春   我听说你跟胡老三是照屁股上跺一脚——蹬蛋啦?
康爱香   那你如今咋还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光棍一条哩?
牛占春   唉,当你披上了婚纱,我就想去少林寺穿袈裟了。
康爱香  (正端着茶杯喝水,忍不住喷了牛占春满脸水)你真想当和尚啊?
牛占春   恁爹嫌我不是彼尔.盖茨,我还嫌你不是影星章子怡哩。
康爱香   唉,也怨我当初太懦弱,任凭俺爹牛不喝水强捺头哇,如今是有钱难买后悔药呀。
牛占春   你后悔?我算看透了,现在的大闺女相亲是“经销”,恋爱是“直销”,结婚是“招标”,谁钱多就给谁共度良宵。
康爱香   骂吧,骂吧,你随便骂吧。反正我是情已欠费,爱已停机,感情早已不在服务区,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了。(坐在沙发上哭泣)
牛占春   我才懒得骂你哩,天涯何处无芳草,咱康庄乡的美女真不少,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美女那......也不好找。
康爱香  (破涕为笑地)说掉底了吧,你不就当了个联户代表,活像屎壳郎拱到粽子里——想楞充大红枣哇!
牛占春   这可不是给你噴嘞,(掏出红绸包的印章)我当代表拿大印,又有自尊又自信。
康爱香   这算啥破章啊?一枚公章像切西瓜样切成了几牙儿.......
牛占春   你不懂,这叫开花印章。(河南坠子)
         一枚公章五下分,
         民主花开日月新。
         小组长和联户代表同掌印,
         同当包公主浮沉.
         百姓当家心气顺,
         要关紧腐败这扇门。
         同唱和谐真得劲,
         我如今也成了当家人!(豫剧黑头唱腔甩腔)
康爱香   你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混上,就别屎壳郎戴花——臭美了。
牛占春   咦,你是没见,我走到街上,屁股后头总是跟一大群…..
康爱香   苍蝇!
牛占春   啥苍蝇啊,美女!再说啦,我不是还等着你好马偏吃回头草哩嘛。
康爱香  (捶打占春)死占春,你坏死啦,坏死啦!
牛占春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都整整当了二十八年好人了。不信,你睁大眼睛看看!(敞开衣襟,露出背心上写的“我爱康爱香”五个大字)
康爱香   ….占春哥!(激动地扑向占春)
牛占春  (躲开)你先别激动,咱丑话得说到头里,你可不能驴倒价不倒,死活还要那征地款。
康爱香   占春哥,只要你肯娶我,天上下元宝,地上出金子,我都不稀罕!
牛占春   我就怕恁爹一撺掇,你又变心了。
康爱香   咦,咱今天就去登记,明天就结婚,要不,我现在就让你梦想成真。中不中?
         [康长松暗上。
牛占春   爱香!(二人拥抱)
康长松   咳,我菜都炒好啦,咱该喝喜酒了吧?
康爱香   叔,俺俩现在得去镇政府登记结婚!
牛占春   这喜酒哇,我回头管你喝个够!(与康爱香拉着手跑下)
康长顺   爱香,酒!酒!(拎着礼品袋追下)
[切光。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6: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普评制2012-04-12 16:07:44[举报]

因为民主代议普选制培养出来的都是官僚和政客,所以,西方国家才无法消除贪污和腐败。家庭联户代表制是老百姓的普评制,他培养出来的是人民公仆,从而彻底消除了贪污腐败。这是有着根本区别的两种不同的民主制度,谁不相信都可以去河南郑州白沙镇、还有航空港区去做实地考察,如果凭想象下结论实在相差甚远。


我实言相告:普评制是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老百姓对他们的代表,他们的代表对他们的领导拥有评判罢免权,每6-12个月投一次票,满意率低于51%的必须下台。试看谁还敢耍官僚,当政客?还有,我设计的五权分立合一理论,其中的合理化建议权,就能保证具有独创性的合理化建议直达中央,绝不埋没任何人才!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6: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 [回复]
访客:访客 | 2012/03/15, 04:38 | ip:120.40.114.* 美国希望中国实现"彻底的"民主自由。所谓"彻底"二字玄机很深。底线在哪里?回顾20世纪的历史可以知道,对中国人来说,"自由民主"制度并不是从未实现的一个梦。
20世纪初叶的中国历史中,曾经有过政体形式接近这样一种标准的时代,这就是1917-1928年的北洋政府时代。当时中国曾实行两院国会制宪政,英美形式主义民主自由。 结果,12年间中国换了十来位总统几十位总理。
总统以贿选而得,国会形同戏院。内阁是军事力量的傀儡,国家分裂割据,内战频仍,民不聊生,在国际上任人宰割。
当时的中国的确是一块"自由"的土地,即听任列强纷争驰骋的自由猎场。今日割地,明日赔款,国家无任何主权尊严可言。所以孙中山在广州成立革命政权,发动北伐,推翻了"自由民主"的北洋政权。
没有强大国力作基础,所谓彻底"自由民主"的政体,在美国独霸、列强竞立的世界上,仍然只能意味着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质国家。
温故而知新,这一段史事并不遥远,可惜今人对之的研究实在不够。
[回复]
马迎春 | 2012/03/27, 05:28 | ip:221.194.160.*
总结的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6: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大国没有理论创新,凭什么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回复]
马迎春 | 2012/03/27, 11:09 | ip:221.194.160.*
没有普评制我们就得老受普选制的气,没有世界联发行我们和整个世界就得老被美圆绑架。前提是必须实行普评制,让政治稳定,经济进一步发展之后,我们再提出建立超主权、超金本位、超一篮子实际货币的国际储备货币地球元即(电子货币)的建议,情况就会大不一样。 目前,扩大人民币国际结算是非常好的措施。 一个话语权,一个 “铸币权”,这是最关键的两个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6: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饭不怕晚。 [回复]
马迎春 | 2012/03/28, 23:30 | ip:221.194.160.* 政治体制改革不是搞不搞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万无一失的问题。
你没有本事做到万无一失,那就不要搞。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好饭不怕晚。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不搞就是把西方民主的政改路给封死了。 [回复]
马迎春 | 2012/03/28, 23:32 | ip:221.194.160.* 五不搞就是把西方民主的政改路给封死了。

四项坚持和五不搞都是萧规曹随的必然,没什么不对。倒是想搞普选制的人和戈尔巴乔夫一样都是既害人又害己!!!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访客 | 2012/03/03, 12:54 | IP地址:123.73.105.*
不如直接进行乡长一级的选举,肯定没有贿选,然后乡长任命村长,村长对乡长负责!
看看这些帖子,比你的帖子还要激进,问题是实践的结果如何? [回复]
mayingchun | 2012/03/13, 12:33 | IP地址:221.194.160.*
游客 183.6.164.x
4#
游客 发表于 2012-2-14 08:32
你的那一套弄来弄去.忽悠就免了,因为欺哄那一套玩了很多年了.真的行,你就行吧,不行那么恐怕时间不容你欺哄.最怕连最后机会也没有了.

有人说过改一定会改,口号可以喊一百年.你的试点,就赶快试吧,不是又是试试又百年吧.拖字诀的确很好使,可是如果万一有一天不能再拖,你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哪哒
7#
发表于 2012-2-20 17:40 |

只要不是真正的全局性的改革,全局性的民主选举,任何局部的改革,样板都是毫无意义的,这样浅显的道理怎么不能明白的呢?拿香港的特首选举来说,已经尽最大可能是摆脱某方面的干预的了,但干预的影子仍然存在,何况那些什么样板.只要不是全面的民选,任何样板都是毫无意义的.这样的道理以前在你的帖里不是说过了么?

不是顽固,而这是事实,不用去看.民主改革是不能试点的,这样的道理相信有点文化的人都能理解.

哪哒
10#
发表于 2012-2-22 13:08 |
7# 哪哒
你的理论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凭什么相信你?
普评制经过实践的检验就应该得到推广。
普评制 发表于 2012-2-22 05:00 [url=http://bbs.southcn.com/images/common/back.gif
[/quote[/url]]你不至于弱智至此吧,)对不起,原谅我这样说话,因为你的顽梗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措辞.)我的理论没经过实践检验,世界上百份之九十九的国家的民选实践,几百年来的和谐,进步实践难道不是实践.就算中国有特殊的国情,某些客观规律必是相同的.或者本人的理论也许会更好.你怎么知道呢?

你的那套已经说过很多了.你硬要说你那套合适,那么你就推广实行罗.其实早就说过不关心的的那一套.你的理论连头脑这关都没通过,还能说什么呢?

哪哒
12#
发表于 2012-2-24 10:26 |
莫名其妙,以为是什么新式发明,既没目的,也没根本,也不具操作性.

再看看我的回复 [回复]
mayingchun | 2012/03/14, 11:24 | IP地址:221.194.160.*
普评制
7#
发表于 昨天 12:13 |10# 哪哒 世界上百份之九十九的国家的民选实践,几百年来的和谐,进步实践难道不是实践?

多亏你能说的出口?我只想请问:这一次又一次的世界经济危机,都很和谐是吧?这普选产生的希特勒、墨索里尼、陈水扁都很人道是吧?这来到人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淌着血和肮脏东西的资本,对那些打工仔都很仁慈是吧?你不是在说胡话,而是有选择性地失明是吧?!!!


普评制
8#
发表于 昨天 12:25 |
莫名其妙,以为是什么新式发明,既没目的,也没根本,也不具操作性.
引用:哪哒 发表于 2012-2-24 10:26 [url=http://bbs.southcn.com/images/common/back.gif
[/quote[/url]]

相对普选制而言,难道不是一种创造发明吗?
你全盘否定家庭联户代表制也无法阻挡他们的前进步伐。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迎春 | 2012/03/19, 14:23 | IP地址:221.194.160.*
刘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2012-03-18 22:31:58)

从去年若隐若现的花儿革命开始,中国进入暗流涌动的时期。到了传说中的西历2012年,各种风云变幻已经令人目不暇接,一种巨大的不确定感笼罩着中国。作为一个普通中国人,我们应该怎么办?要回答这个问题,只有看清形势,才能从容应对。

今年春节前后,我花了较多时间关注质疑HH事件,现在我已不想多关注此事,但还是有人问我:HH究竟会怎样?我认为,事到如今,质疑HH会有什么结果已不重要,因为,这一事件已经成为一个更大形势的枝节插曲,中国的大势如何,将决定质疑HH事件的结果。

西历2010年底,部分阿拉伯国家开始出现颜色革命,不管结果如何都影响到中国。西历2011年,从美国大使洪博培带着大群记者“逛”王府井开始,整整一年间,中国各地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出现。其中,既有以往矛盾的积累,也有敌对势力的挑拨和煽动,中国各级政府的维稳压力巨大。这一压力的背后,实际上就是国内外敌对势力联手,试图颠覆中国政权的整体计划。他们的方法和手段与部分阿拉伯国家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即,通过“推特”、“非死不可”、微博、手机等新兴网络通讯工具,在社会基层大肆传播各种谣言,或者严重夸大正常的社会矛盾,煽风点火,火上浇油,以引发街头运动的方式,妄图自下而上地在中国推动或实现颜色革命。我曾经将西历2011年的中国称为“谣言共和国”,说的正是敌对势力里应外合,从舆论造势到群体行动的路线图核心。然而,从去年底开始,他们的策略变了。

敌对势力去年整整一年在中国推动街头政治的努力并不成功,这不完全是中国各级政府维稳的结果,也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不断改善民生的结果。绝大多数中国民众都有基本安定的生活,也能看到自己与国家命运连接在一起的希望,因此,海内外敌对势力在中国从街头开始推动颜色革命的如意算盘进展有限。背后的原因很多,在这里只想强调一点。去年在网络上大量涌现的自带干粮“五毛党”,对于打击带路党、遏制颜色革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五毛党”是对敌势力用以丑化的称呼,这些在网络上极为活跃的“五毛党”,实际上大多都是来自各阶层、各年龄段的草根,他们自豪地称自己为“自带干粮”,体现的正是中国社会大批爱国者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坚定立场。自带干粮的行为仿佛就像淮海战役时几百万老百姓用小车对付蒋军飞机和卡车运输的壮举。他们在网络上以各种方式打击煽动性谣言,澄清事实真相,替中国政府在舆论战上守住了部分阵地。使得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谣言的煽动行为丑态百出,让更多民众看清了他们的真相。毫无疑问,广大爱国的“自带干粮五毛党”在网络上与带路党、造谣党艰苦卓绝、充满智慧的不懈斗争,是“阿拉伯之春”去年未能在中国出现的重要原因之一。

去年年底,“韩三文”的出现,标志着带路党的策略发生了重大的改变。“韩三文”的核心思想之一是“不革命了”,标志着他们开始放弃街头暴乱的方式;“韩三文”的核心思想之二是“民主以后再说”,预示他们感受到了改变中国政体的难度。我从“韩三文”出现就认为他是带路党群体的代言人,不管HH是有意还是无知,他都充当了带路党扩音器的角色,这也是我从一开始就高度关注质疑HH的原因。质疑HH的力量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带路党内部的激进分子,因不接受HH所广播的指导思想而“倒韩”;二是像“自带干粮五毛党”一样的各界理性、正义人士,因不能接受弄虚作假而质疑HH。有一个现象可以类比,如今,质疑HH的松散群体的处境与去年出现的“辟谣联盟”极为相似,他们的工作都卓有成效,但是,最终的结果要经过艰苦的斗争才能获得,甚至要从网络的言论延伸到现实中的拳脚。

我之所以最近很少再关注质疑HH的情况,是因为我认为质疑的最终结果将取决于另一场严酷的斗争。当“韩三文”代为发布公告说“不革命了”、“民主以后再说”,我们以为敌对势力都开始因为无望而睡大觉了吗?不,他们变换了手段。自下而上的街头暴乱在当前中国搞不成,他们开始注重上层的权力斗争。“民主以后再说”在新的策略中可以体现为:即便不改变中国的政体,只要能保证美国利益的代理人在下一届中国政府握有相当大的权利也行。最好把美国认为对它不友好的中国领导人排除出下届政府,或者通过挑动上层政治斗争,制造中国的分裂或动荡,从而使美国渔翁得利。敌对势力暗算中国早就开始了,今年只是新策略的调整,大的方向并没有改变。HH不过是他们培养的一个文化战争、话语权战争的工具。傻乎乎的HH未必清楚地知道自己被人当了枪使,但有很大的好处他是清楚的。质疑HH现在进入僵持阶段,未来结局会如何,其实取决于中美之间的较量。如果带路党及美国代理人势力在未来中国依然强大甚至更强大,HH未来还会继续充当他们傻乎乎的大喇叭;如果带路党势力在中国未来政治中失势,中国能够真正做到独立自主,与美国平等地交往,HH的作用在带路党那里也将彻底失去。

当前中国政治出现的动荡,实际上是敌对势力转变方式的结果。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人群都会有矛盾,内外敌对势力过去把矛头指向“官民矛盾”,现在他们把重点转移到领导层内部的矛盾,并用各种手段加以挑拨、放大和歪曲、泼污,目的就是制造中国的不安定,以便他们火中取栗。“韩三文”发表不久后,我曾亲耳听到一位被称为“右派”的大佬说:某某著名学者发表污蔑毛泽东的文章,是美国暗中指使的,目的是要试探“左派”,挑动“左派”的神经,引蛇出洞,将“左派”变成不安定的因素。当某些人开始烧南方报纸时,这位右派极为兴奋,巴不得左派把事情闹的更大。他当着我的面很明确地说:只要左派闹大了,下一步就是镇压。如今我们看到,这一在社会基层搅混水的手段,与挑拨政府高层的矛盾紧密结合,各种各样的谣言重新大量出现。只不过以前是造警察、城管、拆迁等官民矛盾的谣,现在是造高层领导关系的谣,从而使得“自带干粮五毛党”想辟谣都无能为力,只会被此类谣言牵着鼻子走。

对于这种形势,爱国的普通中国人应相信中国政府领导人的集体智慧,不要被挑拨而上当,做出过激的行为。如果说去年右派是不安定势力,那么,当带路党今年调整战略后,左派不明就里地冲动起来,成为新的不安定势力,结果将令人失望。中国需要稳定,虽然中国有很多问题,从大局上说,面对西方的快速衰落,只要中国在稳定中发展,比时间就能把他们比下去。一旦中国陷入动荡,于国不利,于己不利,于中华民族的未来也不利。当然这并不是说从此无事可做,而应该继续坚守舆论阵地,认清敌对势力的阴险用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批驳和揭露一切出卖或试图出卖中国国家利益的言行,警惕所有煽风点火的人物及活动。

胡锦涛主席明确指出,要警惕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前不久召开的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高检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稳定。坚决依法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分裂、破坏活动。这都说明政府高层领导已明确意识到敌对势力的各种动向,不会轻易地让敌对势力的图谋得逞。当前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保持社会稳定发展,实现十八大的顺利召开,平稳过渡。翻过这座山、迈过这道坎,中国将浴火重生。

祝福中国!相信中国!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百姓的普评制回复@水晶絮语: [回复]
马迎春 | IP地址: 221.194.160.* | 2012/04/06, 03:32
水晶絮语
咋觉得您是个天真的小朋友呢?您的普评制就像共产主义一样是永远不可能实现滴,不过人有理想还是好的。。。。。。
删除 回复 03月24日 23:09

老百姓的普评制
回复@水晶絮语:你没见实行了几千年的封建家长制,一朝就被家庭联户代表制给彻底废除了?!!!朱麦囤告诉我,白沙镇这边有三分之一的女家庭法人代表,以朱麦囤为原型的长篇小说《曙光》的作者王婕告诉我,她知道白沙有女监委主任,更有联户代表。你看,共产主义的新曙光都已经出现了,你却还在那儿念共产主义实现不了经,是不是有点儿不合时宜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百姓的普评制回复@水晶絮语【2】 [回复]
马迎春 | 2012/04/06, 04:08 | IP地址:221.194.160.*

水晶絮语 呵呵,就是共产主义能实现,千万不能是“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即使中国式的共产主义,俺这辈子大概不能看得到,三二十年之内“实现”的话或许俺能见到,千万不能是1958年的共产主义啊啊啊......
删除 回复 04月05日 07:27

老百姓的普评制 1958年【那是】共产主义【吗?】那是官僚主义的共产风。共产主义是要解放全人类的,首先要彻底铲除封建家长制吧?男女要平等吧?要彻底消除贪污腐败黄赌毒吧?这些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共产主义?所以,全世界的老百姓要联合起来,要用评判罢免权监督领导,要防止他们由社会公仆变成社会主人。
删除 回复 刚刚
 楼主| 发表于 2012-4-12 17: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百姓的普评制回复@水晶絮语【3】
水晶絮语 : 回复@老百姓的普评制:哈哈,全世界的老百姓能联合起来吗?你还是先把你那块的老百姓联系起来吧,你首先能把你家里的几个老百姓联系起来就算你狠! 您老人家要是能把中国的老百姓联系十万分之一,本人就甘愿做您的奴隶!!!!!!!
评论了我的 博客:"普评制点评朱麦囤如何提高村委换届成功率"
04月06日 09:10

老百姓的普评制
回复@水晶絮语:全世界的老百姓能联合起来吗?当然能,但不是马上。等老百姓的普评制在中国完全实行以后,百年之内就可实现。目前,还仅在河南郑州白沙镇以及河南郑州航空港区得以实现。
刚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24-7-21 11:58 , Processed in 0.05375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