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七)“琴弦之梦”说华乐


我曾经为华乐而疯狂,那时候,不仅经常听柳琴与琵琶大师王惠然所弹奏的曲,我更爱分析他编写的乐谱,希望能从中学到编曲的知识。王惠然大师也因此成了我那时候的偶像,直到现在,《 春到沂河》 、《 彝族舞曲》 这两首出自他创作的动听乐曲,我还能把它的主旋律背唱出来。

事隔20 多年,偶像竟携女到访狮城,开“琴弦之梦”音乐会。获知后,我也兴奋的即刻在网上订了两张票,与太太出席了3 月22 日晚上8 点的音乐会。

当晚的音乐会是由王惠然指挥,并有大师的女儿、也是一级演员的柳琴家王红艺,和新加坡华乐团的首席琵琶手俞嘉当任独奏,及新加坡华乐团演奏和伴奏。好的指挥加上好的独奏者,还有好的华乐团,演出水准之高,自然不在话下。然而,引发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却是我在这场音乐会的所见及联想,写了出来,也许值得一些人阅读。

这场音乐会,让我暗自赞赏的是台上全体表演者的临场表现。当红艺柳琴独奏《 江月琴声》 的优美音乐快要结束时,却听到“必八”两声,红艺的柳琴弦断了!演奏中断。换了新琴,继续演奏,过程中没有慌张。最难得的是,接下来的音乐,还是一样的优美,速度、感情、也还是一样的准确;假如要我说出当时的听觉感受,就宛如跳出的卡带再被插回后的一样,音乐照旧是那样的完美。这让我觉得新加坡华乐团训练有方,并没有浪费公众的捐款或纳税人的钱。



我约在7 点45 分进场,当我走上二楼时,见到玻璃窗外的平台上有五六位穿着整齐制服的华乐团团员,正人手一烟地吞云吐雾,心中一阵错愕;因为我的那个年代,参加华乐团的那一族,大多数都不吸烟不喝酒,是所谓的良好青年。正当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充满着吸烟不健康的观念的这个时刻,新加坡华乐团团员的如此行为,不知会否有损乐团形象,及吓坏家长,今后不让子女接近华乐?

交响乐自从“音乐之父”巴哈(J. S. BACH,1685-1750 ) 改进乐器、制订了12 平均律音阶之后,再经过交响乐的创始者韩德尔(G. F. HAENDEL , 1685 一1759的发扬,在这三四百年的历程里,一直在追求和声美及完美和谐的声音,并以此为终极目标。华乐在最近的数十年里,也以交响乐为模仿对象,希望也能达到交响乐的那种完美和谐的声音效果。

影响交响乐的和声美及声音的完美和谐的因素,主要是来自“垃圾音。所谓“垃圾音 ,是一种在演奏过程里,因错误和声、错误和弦、错误发音、错误配器、劣质乐器、乐器发音不准、突发的泛音、乐器不能兼容、演奏者素质不好等等,而制造出来的没有明显音高、标准音阶里找不到、音频高低相差奇大的杂音。“垃圾音”严重时听来轰轰作响,如似轰炸机飞行时发出的声音,故我爱把它称为“轰炸机的声音

交响乐里所用的乐器虽种类蛮多,但合奏时却极少采用以簧片来发音的乐器,如:口琴、手风琴等,因为制造过程很难把这类乐器的音高做得准,而且演奏时容易因吹吸过激而走音。因此,这类乐器在合奏时,很容易制造“垃圾音 ,只适合独奏,让乐队伴奏。虽然在一些小型的西洋乐曲里,偶尔会加入簧片类乐器(如手风琴)一起合奏,但你会发现里头的簧片类乐器,合奏时只常奏单音旋律,很少奏和弦,而且只有一位演奏者。这种编曲配器法,可避免或减少“垃圾音”的产生。

华乐里的笙类,就属于簧片类乐器,有着上述的缺点。然而,却有不少的华乐团,为了让笙的声音被听到,往往有两位以上的演奏员,吹奏同一种笙,而制造不必要的“垃圾音”,影响了声音的和谐。在“琴弦之梦”的音乐会上,我发觉新加坡华乐团在配器上似乎有意避开如此缺点,只由一位团员吹奏一种笙。另一个问题来了,就是一把笙的音量小,假如需要更大的音量,应该如何是好?是否能再改良乐器,或在笙身上加上电子扩音器?严格地说,凡笙都会制造“垃圾音”,但笙却是极为典型传统的华族乐器,而且也有其独特优美的一面,少了它们就会觉得乐团有缺。新加坡华乐团在音乐会上用了大小四五把不同的笙种,但每种只有一把,似乎是往正确的方向去解决我提出的问题。

另一类容易制造“垃圾音”而不受交响乐欢迎的乐器,是弹拨乐器,如:钢琴、六弦琴等,都属此类。西洋弹拨类乐器不能被交响乐采纳的原因,我想是因为从前它们在一起时,音准难调得齐,因此会产生大量的拍音(BEAT TONE ,一种因两音之间的频率不同,而制造出来的杂音)。弹拨类乐器也不能像弦乐器和管乐器一样,可以在演奏时被经验的演奏者用手指或控制吹气来把音进一步的调正,以配合现场状况,减少杂音。除此之外,弹拨乐器也无法发出完美的长音;它的所谓长音,是由许许多多的短音组成,因此在交响乐里,无法奏出理想的长音,有时甚至还会破坏音乐。所以,像有“乐器之王美称的钢琴,也不适合合奏。另一个缺点是,大多数的弹拨乐器在拨弦时也很容易产生突发泛音,这种问题也常发生在技艺纯熟的演奏者身上。因此,弹拨乐器也较适合独奏,因为独奏所制造出来的“垃圾音”不会太多太明显。华乐里的弹拨乐器,当然有着上述的缺点。然而,弹拨乐器是华乐里重要的组件,一个华乐团,就约有五份之一到四份之一是弹拨乐团员。

再进一步分析,不少的华乐弹拨乐器,欠缺兼容性,并不适合合奏,如:柳月琴、小三弦、月琴,及筝等既是;琵琶、大阮、中阮,及扬琴等是属中性乐器,兼容性较大,利于合奏。假如用图画来作比喻,琵琶、大中阮,及扬琴等乐器犹如棕色,容易和其它颜色配搭而构成和谐的图案,柳月琴、小三弦、月琴,及筝等则似大红大绿,不易和其它颜色配搭;音乐里的乐器配搭,也有与图画相似之处。

在“琴弦之梦”音乐会上,新加坡华乐团合奏时不用或只用一把柳月琴,但其它的中性弹拨乐器数量却不少,正符合上述配器方法。其实,不用柳乐琴来合奏,会使音乐更和谐,因为柳月琴的兼容性极小,尤其跟扬琴更是“格格不入”,还有如音量小、突发泛音太多等问题。因此,不用也罢。

弹拨乐器也有它们的长处,就是弹奏分解和弦与历音时,干脆磊落,不拖泥带水,如此效果,非管弦乐器能获得。

弹拨乐器很早就被交响乐所抛弃,但这几十年里弹拨乐器还继续地在华乐里发展,这种不同(或卖点), 我觉得对华乐的成长有利,因为这样一来,华乐就有可能走出自己的道路,不易被交响乐所同化,即不会越来越像交响乐。

传统的中国锣鼓是“垃圾音”的制造者。虽然这是一场华乐音乐会,但用定音鼓(及锣)却多过传统的中国锣鼓。这是好事,因为如此的配器,减少了排放“垃圾音”,听众也能有更好的听觉享受。建议新加坡华乐团特别订做中国定音锣与鼓,这种改革,也许能使新加坡的华乐更上一层楼。

由于乐器在结构上的许多不同,交响乐与华乐虽然都有共同的终极目标,然而,两者对音乐的表达功能,相信会不尽相同。交响乐尤其在表现庄严与严肃方面,有其独到之处;华乐则在细腻感情与戏剧感情的表达,有其专长。尤其在表现大自然,如:空谷回音、风浪、鸟鸣、人声话语、夜深寂寂、等等,更是西乐难能办到,“琴弦之梦”的一些乐段,就能感觉到这些绝妙的音感。这些,也许是新加坡华乐今后创作与发展的方向。


25/03/2002





拜读文章www.dgtfsw.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