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社论:印尼无视烟霾问题令人反感

2013年6月19日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烟霾污染,今年再度恶化。前天晚上,我国的空气污染指数一度飙高到155点,远超出100点的不健康水平,是16年来最糟糕的。1997年,烟霾污染曾达到226的高点,2006年则曾达到150点。前几天,卫星监测到的苏门答腊火点一度多达138个,漫天烟霾随西南季候风而至,使新马两地深受其害。
根据专家的分析,今年空气污染之所以如此严重,主要是气候干旱无雨,火点增多以及季候风的到来。每年五六月干旱季节,传统上是印尼农民的烧芭季节,干旱的天气偶尔也会导致林火,由此产生烟霾,但由于火点不多,规模不大,对邻国也不致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从1990年代后期以来,情况却日渐恶化。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森林和泥炭地丛林及油棕园的砍伐和焚烧。这不是普通的农耕行为,而是涉及大规模作业的伐木活动,以及大面积种植园丘,尤其是油棕园的开垦与翻种,是大企业的行为。无论是森林伐木还是园丘垦殖,都和当地既得利益集团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这也是问题延宕多年却始终无法有效解决的症结所在。
印尼烟霾污染除了它本身受害之外,其邻近国家如我国、马来西亚和文莱往往也遭池鱼之殃。邻国的关切,最终被提到亚细安的日程上,经过多次会谈后,亚细安成员国在2002年6月签署了一项共同防治跨国界烟霾污染的协议,但是,十年过去了,印尼迟至今天还没有正式签准这一协议。这清楚地凸显问题无法获得有效处理的关键所在。
这回,由于污染情况明显恶化,我国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也在前晚发表声明说:“我们对昨天苏门答腊出现的113个林火火点导致新加坡遭受如此严重烟霾表示关切,我们正跟印尼当局保持联络,表达我们的关注,并再度提出愿意提供协助。”他之后在面簿上载了一张显示林火活跃情况的地图,并留言说:“印尼长久以来,商业利益都凌驾于环境利益之上。”这可谓一语道破。印尼政府应该认真考虑维文的建议,把违法的公司名字公诸于世,向它们施加商业压力。
在烟霾弥漫的苏门答腊,首当其冲的是当地居民,有些地方能见度只及百米,不少人已在埋怨,政府根本无动于衷,无视他们的健康问题。一些机场的航班起降受到延误。在邻国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污染指数一度高达161点。马国首相纳吉特地在面簿上劝请国人注意健康,因为,未来几天空气污染情况还将恶化。
在我国,好些户外活动,包括军事训练都受到烟霾问题的影响,民众的日常作息,尤其是患有哮喘病者,更是深受其害。然而,据法新社报道,印尼林业部表示救火员已经被派去扑灭林火,但是只有当地官员提出要求时才能启动喷射机洒水,法新社也引述其中一名官员的话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应负起一定责任,因为两国也在当地投资棕油业。他还说,砍伐与焚烧是最便宜的开垦法,不仅当地农民这么做,包括来自新马两国的棕油公司的雇员也这么做,希望两国政府告诉他们的投资者,要采取适当的垦殖法。
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讲法,如此不正视和积极处理问题的态度,委实令人遗憾,也有损印尼作为亚细安最大成员国的脸面。印尼有本身的国法,对任何犯法的外来公司都有权严厉执法对付,尤其是当它们的违法行为已经严重到危害各个邻近的国家。印尼不执法则已,还反怪罪于人,可谓荒谬至极。
印尼烟霾之害还将持续多久不得而知,受害各国的政府长时间努力,尽管争取到纸面的协议,却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或许有万分的无奈,却不能因此放弃继续向印尼施压。昨天,总理李显龙和外交部长尚穆根也相继发表看法,显示我国领导人对此事的深切关注。此时此刻,那些平素对环境问题表示关注的环保组织,或许也应在这个课题上展示一下它们的高姿态。





印尼火点增至187个 我国空气污染改善后又恶化


杨萌 报道

yangmeng@sph.com.sg

苏门答腊林火火点继续增加,昨天已达187个,比前天的113个还多。本地三小时空气污染指数原本在昨天下午有所改善,但是到了午夜12时又回升至134点,这令空气素质继续处于不健康水平。

此外,到底谁要为林火问题负起责任的争论昨天也升级。前天有媒体引述印度尼西亚林业部官员的话,指在印尼投资棕榈油业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企业须为引发林火负责,外交部和环境及水源部昨天发表文告,要求印尼公布这些企业名字,并表示印尼政府在对付这些违规企业时要负起主要责任,因为这些企业明显是在印尼境内触犯法律。

文告说,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及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都分别指出,空气污染指数已超越150点,他们强调情况紧迫,并重申新加坡愿意协助印尼对抗林火。

“维文医生要求印尼提供相关资料以更好监测火点和烧芭活动,这是文莱、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去年10月一致同意的。”

文告说,印尼外交部长马蒂及环境部长巴塔扎尔都保证会解决烟霾问题。

空气下午曾回落到适中水平

新加坡气象署卫星图像显示,昨天苏门答腊中部出现187个火点。根据环境局每小时更新的数据,昨天早上的三小时空气污染指数就一直处于超过100点的不健康水平,从下午2时开始好转,回落到八九十点的适中水平,但是到了晚上9时又突破100点,午夜12时更是达到134点。前天这个指数在晚间10时曾一度升至155点,为2006年以来最高。

研究气象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地理系副教授罗思(Matthias Roth)指出,夜晚空气素质较差是因为在没有日照的情况下,空气无法纵向流动,污染物被困于地表。

“遇到烟霾天气时,白天气温较低,因为阳光照不进来,夜晚却较热,因为热气无法散走,而是被污染物质反射回地面。”

虽然火点数量比前天观察到的113个还多,但是昨天整体空气素质较前天稍微改善,罗思指出火点数量跟指数没有直接关联,这要看风向等其他因素。

健康警报下来可能拉响

卫生部受询时也说,随着空气中的污染物飙高,预料会有更多患有哮喘、支气管炎和敏感性结膜炎的人病情发作。

发言人说:“我们密切留意情况,并跟医院合作,确保有足够人手及床位照顾骨痛热症病人及因烟霾生病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昨天的24小时空气污染指数以及24小时细悬浮颗粒PM2.5比前几天高出许多。截至昨天下午4时,前者处于109至122点的水平,后者则是每立方米145至179微克,大大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24小时PM2.5平均值为每立方米25微克。据了解,这主要是因为前天的空气素质特别差,因此拉高了24小时污染值。

全国职工总会工作场所安全与卫生秘书处主任杨木光昨天说,职总认同人力部于前天空气素质急剧恶化时对雇主发出的提醒,呼吁雇主遵守人力部准则,以员工的安全健康为首要考量,并吁请员工密切留意情况。

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昨午透过网站,提醒住在本地或是有意来新的美国公民注意健康。
竹脚妇幼医院研究: 空气素质下降后36小时 儿科哮喘急症病例开始增加


本地空气污染指数进入不健康水平,各大医院及综合诊疗所昨天受询时纷纷表示,目前暂时还没看到各类与烟霾有关疾病患者显著上升的趋势。

不过,竹脚妇幼医院一项研究显示,空气污染指数上升后的36小时至48小时,儿科哮喘急症病例将会增加,比平常时期的病例多出25%。

竹脚医院急诊科顾问医生黄忠义透露,这项2006年的研究,目的是确认空气污染指数与儿童哮喘就诊率之间的关系。

这项研究为期两周,14天的空气污染指数超过50点中等水平,当中有七天的空气污染指数在100点以上的不健康水平;最高空气污染指数达174点,平均指数为71点。

研究显示,空气素质下降后的一天半至两天,儿科哮喘急症病例会增加,病例比平常多四分之一。

同院的呼吸系统医药科主任兼顾问医生张运豪说,即使儿童哮喘患者服食日常控制药物,如皮质类固醇吸入剂,烟霾还是会刺激他们的呼吸道,可能使他们哮喘发作。

张运豪说,儿童哮喘患者在这段期间应避免户外活动,呼吸变急促时要尽快就医。

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家庭医生陈明辉受询时说,集团属下的综合诊疗所并没观察到各类与烟霾有关疾病的挂号门诊增加。这些疾病包括上呼吸道感染、哮喘、支气管炎、慢性阻塞性肺病以及结膜炎。

他说:“年长者和儿童可能更会受到烟霾的影响。普通人群可能会出现短暂眼睛刺痛、打喷嚏和咳嗽等症状,情况若恶化或持续就应该咨询家庭医生。”

结膜过敏症患者提早复诊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眼外科顾问医生陈玮婷表示,眼疾病人目前未有增加,不过原本就患结膜过敏症的病人有提早复诊的迹象。

据她观察,儿童结膜过敏患者一般不会在6月学校假期时复诊,但只要烟霾一出现,他们的眼疾就会发作须提前复诊。

眼睛过敏的症状包括眼睛红肿、分泌物增加、搓揉眼睛等。

陈玮婷说,治疗结膜过敏症的最快方法是让病人使用类固醇眼药水,但这也意味病人需更常复诊,确保他们不会出现其他并发症,如青光眼、细菌感染或白内障。

除了儿童患者,成人也会受到烟霾影响,不过成人免疫系统健全,症状比较轻微。

陈玮婷促请眼睛容易过敏的公众,尽量减少户外活动、把手洗干净并避免搓揉眼睛、也可使用眼药水把污染物质冲洗出来。
李总理:我国部长就烟霾向印尼表达深切关注

(杨萌报道)从上个周末起就持续笼罩狮城的烟霾影响了公众正常生活,李显龙总理说,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和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已分别联络印度尼西亚环境部长及外交部长,向他们表达新加坡的深切关注。

李总理昨晚8时许在面簿上载了一张照片,从他在总统府的办公室望出去,平时清晰可见的市区建筑迷蒙一片。

他在面簿上留言说:“人们都被烟霾影响,苏门答腊的农民和油棕园主趁着干旱季节烧芭清地,不幸的是,烟霾随着季风吹来新加坡。维文部长和尚穆根部长都已联络了印尼环境部长及外交部长,表达我们对事件的深切关注,并表示愿意协助扑灭林火。”

他说,政府正密切留意事态发展,并同印尼当局保持密切联系。他也呼吁国人尽可能待在家中,尤其是儿童、年长者及有呼吸问题者。

维文和尚穆根早前也都分别在各自的面簿上留言,对烟霾表示强烈关注。

维文重申前天的立场,认为应对造成烟霾的企业施加商业压力。

法新社前天引述印尼林业部官员说,在印尼投资棕榈油产业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公司也要负责。对此,维文昨天透露已向印尼环境部长巴塔扎尔提议公布这些公司的名字,并正在等印尼方面公布租界地图,再与每天更新的林火图对比,以找出哪些公司是罪魁祸首。

他也向印尼方面表示愿意提供协助,巴塔扎尔说会与同僚商讨实际情况后再回复。

然而,路透社昨天引述一名印尼高级官员帕托诺说:“外人不应干涉我国内政,最重要的是我们尝试控制林火灾害。”

尚穆根在面簿留言说,他两次同印尼外长马蒂通话,向对方表明情况令人担忧,并重申新加坡愿意协助印尼扑灭林火,双方同意应尽快会面一同对抗烟霾。

“马蒂已同内阁同僚讨论了情况,要求相关部门分享资料,这有助当局更好监控火点和烧芭活动。”

淡滨尼集选区议员伍碧虹也在面簿上留言说,印尼有本身的法律禁止企业通过烧芭清除土地,当地政府必须加以执行。她认为既然新加坡无法制裁海外企业,能做的就是杯葛这些企业的产品。

8月开会商讨管控机制

马来西亚天然资源与环境部昨天说,马国、新加坡、印尼、文莱及泰国等国组成的亚细安次区域跨国烟霾事务部长级指导委员会,将于今年8月在吉隆坡举行的会议中,商讨加强区域合作及跨国界烟霾污染的管控机制,以及落实通过卫星检测土地与火点的建议。
反感又能怎样?拿它没办法。
这种反感,是排外情绪的起源之一。
不俗即仙骨 多情乃佛心
印尼应更专注于扑灭林火


社论

2013年6月25日

由于风向转移,我国过去三天的空气污染已经有很大的好转,人们的户外活动基本上恢复正常,几所理工学院昨天照常开课,国人心头上的阴霾也暂时减退。但这并不表示,我国抗烟霾的心理备战可以放松下来。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仍有很多火点,印尼当局已动员直升机和进行造雨行动,加紧扑灭林火,那些林火能否在最快时间内熄灭仍不容乐观。领导抗烟霾跨部门部长级委员会的国防部长黄永宏说,新加坡武装部队随时候命,只要印尼开口要求,立即可动身前往参与协助救火。

过去两天南柔部分地区烟霾情况严重,而进入紧急状态,一切活动都告停止。烟霾的最坏情况并未过去,除非受影响的地区连续降大雨,否则,这场殃及新、马的区域环境灾难,已非印尼一国的问题,在情在理,印尼都应该立刻接受新、马两国参与救灾工作。尤其是亚细安成员重视同舟共济的精神,值此危机时刻,正是一大考验,三国若能在扑灭林火的行动上合作,提高灭火的效率,甚至把这类区域灾难的救援机制化,今后一有灾难发生便能在最短时间内启动,可及早防止影响范围的扩大。其实,印尼要完全避免林火,不管是自然发生或是非法烧芭引发都是不可能的,区域合作因此更有其必要。

对于烟霾情况的可能随时恶化,我国必须做好一切应急的准备,从政府到民间、工商界等不同领域,照顾人们的健康应是最重要的考量。过去两天,政府在全国发放口罩,并优先照顾低收入阶层,口罩供应得到卫生部的保证,防止了抢购口罩情形的出现。卫生部的口罩库存900万,诊所、药剂店和零售店暂无短缺之忧。在目前的局势下,口罩供应获得保障,是由于政府以前吸取了经验,而有备无患,公众无须惊慌。口罩不能重复使用,所以,口罩的消耗量大,尤其是当烟霾情况恶化之下,或是持续多时,政府的库存必须能够及时填补。

烟霾恶化可导致各领域的经济和社会活动停止,面对这样的非常时期,工商界必须预先制定各自的应对方案,国人也应该懂得如何自处,基层组织更有必要主动关注各自选区内的弱势群体由于正常活动的停止而碰到的生活难题。防长黄永宏表示,如果新加坡被逼关闭一些领域,政府有能力动员起来,确保必要的服务不受影响。我们相信跨部门部长级委员会对于各种最坏结果应有所预测,政府具有应急的信心,才可提高国人心理上的安全感。

另一方面,印尼当局日前公布了一个涉及非法烧芭的十多家公司的名单,其中有两家是新加坡的公司。不过印尼所提供的信息显得混乱,在跟我国政府的正式会议上说,没有新加坡公司从事非法烧芭,但对外又是不同的说法。被点名的两家新加坡公司已发表文告,公开否认他们犯了放火的严重罪行。而印尼方面虽然公布了名单,但仍无法确实给所有涉嫌公司定罪。新加坡即使要追究涉嫌的新加坡公司,也无从下手。

我国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昨天特地召见印尼大使夏迪,并向他传达一份外交照会,要印尼政府澄清其部长和官员最近有关新加坡公司是否涉及非法烧芭的前后不一的谈话,并要求印尼政府提供有关的证据。我国最新的外交举动,显示我国非常严肃看待印尼的指责,并要认真追究的立场。

昨晚印尼总统尤多约诺在电视广播中向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人民受到的烟霾之害道歉,并表示一些印尼官员的谈话不当。在这之前,我国的一两位部长对印尼讲了一些重话,引起印尼一些部长和官员的不满,甚至坚持印尼无须为烟霾事件道歉。印尼总统终于表达坦诚的歉意,显示一个大国领导人的风范,他挽回了印尼的形象。接下来,印尼应该跟新马两国合作更专注于扑灭林火的工作。
民众俱乐部和联络所派发 索取免费口罩居民明显减少


民众俱乐部和民众联络所第二天发口罩给公众,反应虽不如第一天热烈,但不少年长者还是陆陆续续前去领取口罩。

凤山民众俱乐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俱乐部在星期天发放口罩时,有60多名基层领袖来帮忙,并在礼堂设多个柜台,确保来领取口罩的居民不用等太久。昨天只有民众俱乐部的员工在前台接待居民,也未见民众排起长龙。

一些到场的受访公众是昨天才听说有免费口罩可以领取,也有民众表示,现在空气质量已改善,不急着拿口罩,但还是应该准备一些口罩以备不时之需。

来到凤山民众俱乐部领取口罩的居民邓富容(71岁,退休者)说:“我看了新闻得知,烟霾很可能再回到新加坡。既然社区有发口罩,我就拿来做准备,免得到时候烟霾再来,又要去商店跟别人抢。”

多数受访者都对每家仅限领取四个N95口罩的安排感到满意。

到大巴窑中民众俱乐部领取口罩的张银英(74岁,退休者)说:“我和丈夫除了去巴刹,其他时间很少出门,不会经常用到口罩,所以四个就够了,应该多分给那些经常外出的人。”

另一方面,记者走访时发现,相较于到民众俱乐部或居民委员会中心特地开辟的备有冷气设备“避霾处”,更多居民宁愿呆在家里。

卢家清(72岁,退休者)说,他没去过这些地点避霾,一般都待在家里开冷气。但他表示,以后若烟霾再来,可能会为了节省家里的电费而到俱乐部或居委会的冷气避霾处去。
本周陆续推出 各政府部门制定应对烟霾计划


委员会现在要将关注点集中在烟霾对大家生活会造成的影响上。委员会考虑了事态发展的各种可能性,并会与新加坡人分担这些忧虑。

黎远漪 报道

yuanyi@sph.com.sg

各政府部门将在本周陆续推出烟霾行动计划,解释烟霾将如何影响人民的日常生活,以及大家该做出哪些改变来减低烟霾对生活的干扰。

领导抗烟霾跨部门部长级委员会的国防部长黄永宏,昨天连同多名部长前往建屋发展局的优质组屋水滨台(Waterway Terraces)建筑工地与樟宜机场,视察各方如何应对烟霾问题后,召开记者会透露上述信息。

黄永宏指出,过去的周末,国人得以享受蓝天,但中苏门答腊的火点依然存在,风向仍有可能将烟霾继续吹向新加坡,所以新加坡人需做好烟霾再次来袭的准备。

他说,委员会现在要将关注点集中在烟霾对大家生活会造成的影响上。委员会考虑了事态发展的各种可能性,并会与新加坡人分担这些忧虑。

“我已指示所有政府部门需解释烟霾会如何影响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我们可做什么来减少干扰,人们能做什么来帮忙。这些部门会在这个星期陆续展开行动计划,我吁请大家仔细聆听,因为这些部门会解释应对措施,以及需采取的改变。”

黄永宏也进一步解释,若烟霾情况恶化会对新加坡人造成的影响包括:因能见度低,车行速度得放慢,交通事故也可能发生;若公共交通人手受影响,地铁服务也会跟着受累;若飞机无法起降,樟宜机场的运作就得放缓,甚至得让飞机改道至其他机场,航空交通将受影响。

甚至连垃圾处理都会受耽误,因为它是个需耗费体力的户外工作,清洁工人的休息时间会更长,或是因戴口罩不舒服而工作较慢。

黄永宏说:“如果这些事情发生,我吁请新加坡人谅解、调整期望,也给予协助。我们现在优先要做的是携手合作,推出烟霾行动计划……重点是需学会做出调整,放慢但不是停止。我们须保护自己的健康,但也须避免对生活造成大规模干扰。”

“烟霾可能会持续数个月,我们须将损失降到最低。要让这些烟霾行动计划顺利实施,需要劳资政三方紧密合作。政府会扮演领导与促进的角色,国人也需做好该做的,而我们也需雇主确保雇员的安全。”

樟宜机场有应对方案

交通部长吕德耀则在记者会上说,樟宜机场有一套针对低能见度下确保飞机还是能安全起降的应对方案,因此,至今没有班机因烟霾而严重延误。

黄永宏说,当区域国家的烟霾情况变得严重,我国还是有可能因区域机场班机改道来本地而受影响,而同样情况也可能发生在我国,因此不能担保班机延误的情况不会发生。

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也呼吁雇主提高警惕,了解雇员的情况与每日发布的健康指引,在危机发生时及时做出调整,同时根据员工个人状况调整工作,如适当休息,轮换岗位等,以保障员工的安全。

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也是职总副秘书长的王志豪则重申,工运的立场是必须适当地保护工人的健康和安全,因此职总支持人力部的立场,即雇主若在烟霾情况或是在任何情况下危及工人的健康和安全,他们都必须被揭发、接受调查。罔顾员工安全的雇主必须面对惩处。

他也说,职总与各个工业的工会已发出指引,并会与雇主密切合作,应对烟霾与视工作而定推出应对方案。

黄永宏也重申,若印度尼西亚需要,新加坡武装部队已准备好随时给予援助。

“我们已做好准备,愿意帮你在火点源头解决问题。”
民航局与樟宜机场合作确保飞行安全


烟霾可能影响樟宜机场的能见度,新加坡民航局与樟宜机场集团密切合作,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确保飞行操作的安全和效率。

新加坡民航局(CAAS)与樟宜机场集团昨天发表联合文告说,作为预防措施之一,从本月19日起,航班起飞与降落的间隔时间已延长。

此外,机场的跑道灯光在白天开启,以加强跑道能见度。至今,樟宜机场并未出现严重的离境与入境航班延误。

文告说,樟宜机场有各种必要设施和程序,按照国际标准保证飞机在能见度低下能够安全降落,当中包括先进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s),能提供引导飞机降落所需的定位信息。

能见度少过300公尺

飞机将无法降落 

文告指出,樟宜机场的跑道能见度(runway visual range,简称RVR)只要超过550公尺,飞机可以安全降落。如果跑道能见度下降至300公尺至550公尺,樟宜机场也能通过采取更严格措施确保飞机安全着陆。

这些措施包括,在跑道周围加强障碍保护,以确保仪表降陆系统信号的完整;重要设备如机场灯光的辅助电力供应,也会处于备用状态;航班降落和起飞的间隔时间也会延长。因此,一些航班的延误或取消是在预料之中。

当跑道能见度降到300公尺以下,樟宜机场将无法让飞机降落,不过机场将继续运作,航班也能根据各家航空公司的规定安全起飞。

交通部长吕德耀,连同国防部长黄永宏、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以及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王志豪,昨天前往樟宜机场视察,了解机场如何应对烟霾问题。

吕德耀解释:“跑道能见度与空气污染指数其实没直接关联。当(之前)空气污染指数达400点时,跑道的能见度其实还是介于750公尺至800公尺。

“我想告诉旅客和国人,我们已准备好相关设备,程序也到位,确保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将采取必要步骤,以确保樟宜机场的运行安全进行。”

文告也指出,民航局和樟宜机场集团正密切留意烟霾情况,并与各地航空公司和机场紧密合作。这包括做好在低能见度下进行飞行操作的准备。

每天有约3万2000人前往樟宜机场工作,为降低烟霾对员工的健康与工作影响,樟宜机场也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减少或暂停非必要的户外工作;在机场工作人员进出处张贴空气污染指数与卫生指引;为员工提供口罩等。

在谈到陆路交通时,吕德耀说,因公路能见度降低,当局也在过去几天短暂放缓地铁行驶速度。不过他强调:“陆路交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员工。目前还没出现状况,但当烟霾问题长时间持续时,员工出勤会受影响,地铁与巴士服务也可能会受影响。这也是我们在密切留意的。”

除了樟宜机场,黄永宏、陈川仁与王志豪一行人,也前往建屋发展局的优质组屋水滨台(Waterway Terraces)建筑工地视察,了解承包商如何做好防范措施。

建屋发展局也发文告说,建屋局已指示承办商须为在户外工作的员工分配口罩,而每个建屋局项目工地都有自己的项目经理和安全与卫生经理,他们会视烟霾情况、个别工地的情况等来决定是否有必要停工。

我想告诉旅客和国人,我们已准备好相关设备,程序也到位,确保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将采取必要步骤,以确保樟宜机场的运行安全进行。

——交通部长吕德耀
综合诊疗所数据: 烟霾相关疾病患者上周同比增14%

上周到全岛18家综合诊疗所看跟烟霾有关疾病的有3853人次,比前个星期的3307人次增加14%;而到各公共医院紧急部门的,从前个星期的555个增加到上周的559个,增幅只有0.7%。

自从上个星期烟霾笼罩本地后,因患各种跟烟霾相关疾病前往综合诊疗所看病的人跟前一周相比增加了14%。

另一方面,上周的骨痛热症新增病例继续创历史新高,达853起,今年总病例达1万零960起,这显示烟霾来袭并没有降低伊蚊的“活跃性”。

卫生部数据显示,上个星期到全岛18家综合诊疗所看跟烟霾有关疾病的有3853人次,比前个星期的3307人次增加14%。

到各公共医院紧急部门看因烟霾造成不适人数,从前个星期的555个增加到上个星期的559个,增幅只有0.7%,卫生部流行病学及疾病控制司司长詹姆斯医生表示,这个趋势还需长期观察。她指出,跟烟霾相关的不适主要包括呼吸道疾病如哮喘、结膜炎。

卫生部也强调,虽然跟烟霾相关的患者人数增加,但是上周紧急部门和综合诊疗所看诊总数其实有所减少。

国家环境局昨天在每日记者会上说,由于风向转变,未来几天本地空气素质相信仍会继续好转,今天的24小时PSI预测仍然为51点至100点,属于适中水平。

PM2.5浓度仍较高

不过,考虑到空气中的悬浮颗粒PM2.5浓度还是处在比较高的水平,因此环境局今天的健康指引仍然是依照PSI在101至200点的不健康水平。该局劝请健康人士减少长时间剧烈户外活动,年长者、孕妇及儿童应减少长时间户外活动。有慢性心肺疾病者或中风患者应该避免一切户外活动,如果必须出外应戴上N95口罩。

同时,环境局也重申,N95口罩可能让人们感觉呼吸困难、疲累或头疼,如果慢性病患者觉得不舒服,应停止戴口罩。

环境及水源部副常任秘书陈义娇说:“这可能只是暂时的喘息,烟霾可能随时重现,如果再度恶化,这会干扰我们生活。为了如常运作,各领域都会制定详细的延续性计划。”

本地空气素质自上周六下午约4时开始好转,截至昨晚11时,过去24小时的PSI平均值为55至77点,24小时PM2.5平均浓度为每立方米37至55微克。其中,西部地区的PM2.5浓度略比其他地方高,环境局污化管制处项目总监兼科学主任因德拉妮(Indrani Rajaram)解释,这并不是因为西部比较靠近印尼的火点,她也说,颗粒物质的分布并不遵循特定规律,而是要视烟流(plume)浓度而定。

由于昨天云层比较薄,在较高能见度下,卫星影像上显示印尼苏门答腊有437多个火点,比前天观察到的227个多。不过,这并不代表火点增加了,因为前天可能是云层较厚,一些火点难以从卫星影像上观察到。

环境局气象服务处署长余玉美说:“这几天的风向把烟霾从新加坡吹走,前天麻坡的空气污染指数处于危险水平,接下来烟霾会吹到吉隆坡。由于现在还是干旱季节,火点数目仍旧不少,如果风向转变,烟霾或会重回新加坡。”

另外,环境及水源部昨晚发声明,就最近论坛网站“淡马锡政坛”(Temasek Review Emeritus)的一篇文章作出澄清。环境部说,该文章指新加坡PSI没有将PM2.5包括在内,是错误的。

“PM2.5是PM10的一部分,如果PM2.5的浓度增加,也会反映在PSI的数值上。环境局的健康指引把24小时PSI及24小时PM2.5都包括在内,这清楚反映在过去两天的健康指引中。”

公共医院停售N95口罩

公共医院将停止零售N95口罩,不过公众可继续向综合诊疗所、药剂店、超市或日用品商店购买。

据本报了解,樟宜综合医院的N95口罩在上个星期六售罄后,就没有再补货,目前已停止零售服务。至于其他医院如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和邱德拔医院也将在口罩存货卖完后,不再向公众售卖口罩,但住院病人的口罩需求不受影响。

上周烟霾情况一度恶化,导致各大医院药房外出现人们大排长龙抢购N95口罩的情况,不少公众担心无法购得口罩,甚至变得脾气暴躁,导致场面混乱。

目前,新加坡的口罩库存达900万个,卫生部迅速把口罩发放到诊所、药剂店和零售商,市面上有足够的口罩供应。

这相信是公共医院停止售卖口罩,分散购买人流的措施之一,同时也能让医院内的医务人员不受影响,专注服务更有需要的患者。
印尼增派数千人赴廖内灭林火


廖内林业部门官员昨天估计着火的园地已经达到2000公顷,卫星图像显示,那里种植园里的火点有200处。

(雅加达综合电)印度尼西亚就林火导致严重烟霾而向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道歉之后,加大扑灭林火的力度,增派数千人赶往廖内省支援消灭林火的工作。印尼执法机构也加紧取缔违法烧芭者,逮捕了更多涉嫌焼芭的油棕种植农。

印尼总统尤多约诺已下令各部门加紧协调以扑灭廖内省的林火。昨天,他还亲自到雅加达一个机场,为被派到廖内协助灭火的2000名消防员和军警送行。

印尼国家减灾署昨天说,接下来两天将增派超过3000名救灾人员到廖内,支援目前在那里与林火苦苦的2300名人员。

尤多约诺前天召开记者会公开向受烟霾影响的新马两国道歉,并承诺尽快解决烟霾问题。他也批评廖内省地方政府对烟霾的预测和反应太慢。

已逮捕九名焼芭小园主

廖内警方这两天已加强执法,取缔非法焼芭的人。当地警方昨天说,已逮捕了九名人,他们都是小油棕园主。

廖内林火不停延烧,所产生的烟霾使当地的空气污染不断恶化。其实廖内于上周五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可是据印尼官方通讯社安塔拉(Antara)报道,廖内省前天的空气污染指数已上升到831点。正常情况下指数应当不超过50点,超出300点就是危险水平。

在廖内省首府北干峇鲁,警方发言人说,由于浓烟导致呼吸困难,多达1100个村民离家去避难。

都迈的居民马努伦说,他带孩子到北苏门答腊的棉兰躲避烟霾。“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很难阻止孩子跑到户外,还是把他们带到棉兰那里比较安全。”

过去几天,望加丽的空气带有烧焦味,烟霾也使能见度降到非常低。

当地居民布迪说,即使带上口罩,烟尘还是影响呼吸。他说,因为能见度大降,渔民现在只敢在白天出海打渔,因为担心太晚返航会迷失方向。

都迈市卫生局已经分发至少一万个口罩,并呼吁民众在户外戴口罩。当地的能见度降到只有150米至200米,当局劝请居民尽量留在家里,减少户外活动。

印尼当局昨天继续出动直升机投水灭火和进行造雨。减灾署昨天说,在飞机升空布云造雨之后,北干峇鲁和一些火点地区已经降雨。

都迈地区上星期天在造雨后下了一场半小时的小雨,对于灭火作用不大。

廖内林业部门官员昨天估计着火的园地已经达到2000公顷,卫星图像显示,那里种植园里的火点有200处。
建立长期有效对抗烟霾机制


张仕华

自今年6月16日父亲节过后,我国空气污染指数因印度尼西亚烧芭所产生的烟霾而直线上升,一度超过400点。政府启动了跨部门组织抗灾,总理和外交部长积极向印尼官方沟通,并力促印尼政府即刻展开全面灭火行动。

虽然某印尼官员为此发布“新加坡行为像小孩”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但我国官员却积极寻求良性沟通,不与之对骂,目的是要印尼落实积极消灭林火的行动。

对于新加坡本岛,政府每小时公布空气污染指数,马上宣布给予受霾害的公民医疗折扣,释放库存口罩及免费分发口罩给贫穷者,教育部取消所有学校在假期的课外活动,给予企业清楚的指示,当照顾需要在户外工作的员工,并誓言将对付那些罔顾员工健康的雇主等等。政府对人民的照顾,真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从这事件中,让我深深感受到,新加坡真的需要一个强大、团结的政府。试想如果政府部门各自为政,大家推卸责任,各扫门前雪,最终受苦的就是我们这群小市民。

不过,无可否认的,烟霾的灾害为我国带来无法计算的经济损失。因此我国必须建立一个长期有效的机制来对抗烟霾。

首先我国必须有更充裕的口罩库存,一旦烟霾来袭,马上在即日分发口罩给贫穷者。另外应即刻为各超市补足口罩需求量,不让口罩断货。

其次就是在没有烟霾灾害时,就有系统地为各学校、老人院、医院等安装空气清洁器,以随时应付烟霾的灾害。

第三,如果烟霾来袭适逢农历七月中元节,许多信徒因着信仰需要烧银纸,肯定会加重灾情。因此政府趁事情没发生之前,就应设立一些折衷规条,能在不让烟霾灾情更严重情况下又不影响传统风俗和信仰。

第四,扩大医院空间。如果空气污染指数达到危险水平又持续超过两个星期,相信身体不适者会暴增。我国的医院病床本来就严重缺乏,届时肯定会更严重,因此要长期抗霾害,应该预先设定一些学校或民众俱乐部等地方,作为临时医院之用。

第五,我国继续必须与印尼沟通,签署一些有实质行动的协议,如:一旦发生烟霾灾害,印尼必须允许新加坡差遣救火员到现场协助灭火等。

最后,我国必须成立一个智囊团,专门去研究应当如何自行解决烟霾问题。我相信按照目前的科技和财力,朝人造风和人造雨方面去研究,总有一天我们能找到自行解决烟霾灾害的方法。
政府拨款150万元 助学前教育中心添购冷气机


政府拨款约150万元,协助没有足够冷气空间的托儿所和幼稚园添购移动式冷气机或冷风机,以便学前教育中心在烟霾来袭时能照常运作。

目前,约六成的托儿所和一半的幼稚园有完全冷气环境,剩余400多家托儿所和约250所幼稚园有至少一个冷气隔间,不足以在烟霾情况严重时,容纳所有孩子。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代部长陈振声昨天访问位于金吉连路职总优儿学府(NTUC First Campus)旗下托儿所幼乐园(My First Skool)时,宣布这项协助学前教育中心抗霾的措施。

有100名及以下孩子的托儿所即日起可申请不超过3000元津贴,照顾超过100名孩子的托儿所可申请不超过4000元津贴;有150名及以下孩子的幼稚园可申请不超过4000元津贴,超过150名孩子的幼稚园可申请不超过6000元津贴。这笔津贴用于购买移动式冷气机(air conditioner)或冷风机(air cooler)。

津贴申请截止日期为8月31日。幼儿培育署(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Agency,简称ECDA)到时将根据烟霾情况再决定是否延迟限期。

PSI若超过300点

或下令学前教育中心停课

政府根据24小时空气污染指数预测向学前教育中心传达健康指示。空气污染指数预测超过200点时,学前教育中心必须停止户外活动,并关闭门窗;超过300点时,政府将考虑下令停课。

陈振声说,政府协助学前教育中心抗霾的措施基于两方面考量,首先是孩子的健康和安全,其次是避免关闭中心,影响家长的作息时间。

他说:“这是一项不会令人后悔的措施,因为今天的投资不仅解决目前的问题,也让中心日后有应对问题的能力。”

职总优儿学府旗下的98家幼乐园都属于非冷气环境托儿所,上星期烟霾严重时,职总优儿学府为其中一家托儿所租用了四台冷风机,为另一托儿所购买了五台空气净化器。管理层已打算陆续为所有托儿所添购冷风机。

幼乐园总经理汤秀香说,津贴计划将承担部分开销,让他们为所有中心在更短时间内添购冷气或冷风设备。
还好政府不傻,至少给小孩子们添置冷气机比把钱交给印尼的贪污犯强。
不俗即仙骨 多情乃佛心
12# 美好的生活

对这些不负责任的政府人员真是让人愤怒。寥内已经民不聊生了,他们看不到吗?
蔡裕林:解决烟霾问题的长远之道


源自印度尼西亚烧芭所引起的烟霾灾害,再次袭击新马。其严重程度已达历史新高,人民的健康、工作、学习、生活和国家的经济等,无不深受其影响,凸显烟霾问题波及的层面深广、影响严峻。事态的发展,驱使相关国家必须加强合作与谅解。

作为深受影响的新加坡,从政府到人民,表现积极,对内对外寻求快速与有效的解决方案,展现了国家领导与人民对事态发展的关注。

李显龙总理致函印尼总统,寻求有效解决烟霾灾害的呼吁,获得了积极的回应。连日来,印方加大了救灾力度,印尼总统更为此事向新马道歉。这无疑为寻求长远解决烟霾灾害的办法,提供了新的机遇。

当国家、政府和人民在推进解决方案之时,我觉得在思路与态度上也需注意。

诚然,烟霾出现的祸根在于有关地区,一再重覆使用烧芭手法清理农场;问题无法有效根治,却是因为印尼政府的投入不足、相关部门的执法不严、个体小农的自私与无奈、大庄园存在的取巧与违法。总之,离不开经济效益考量。在此情况下,新加坡政府和人民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应,既有必要,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在寻求解决之道时,我认为应从两方面看问题。

一方面,原则上,官方与民间应有所区别。与其强烈表达无法忍受和不满印方对灾害处理的不力、拖延(如不签定《亚细安跨境烟霾污染协定》),甚至是推卸责任,更需要适当与友善的表达。我们不仅正忍受着烟霾带来的痛苦、损失,而且更希望能通过多边协商与合作,协助印尼更有效的应对烟霾灾害,以减低对相关国家的损害。至于相关国家可以通过何种帮助与配合,应可在联合会议上议定,而不适合单方宣布。

与此同时,我们在言论上还应当理性看待引起烟霾问题的多层面原因。这就是有关地区不仅出现不法烧芭与破坏生态环境的经济作业行为;还有因地理位置、气象、地质(碳烧地)等客观因素而造成的林火问题;更有相关地区特殊的地质、经济作业形态与区域的广泛而引出的关键祸害——烟霾而不是林火——凸现问题更难以应对。

从卫星图像、学术与专家的分析、记者的实地采访所提供的信息、图片等,就不难发现由于上述因素的存在,使问题变得异常复杂。就个人的了解,造成林火难以及时有效的扑灭,与烟霾产生的地质与植物生态息息相关;即使通过零烧芭作业,也无法保证一旦火势蔓延至园坵,导致烟霾的出现。这是因为用机械处理的林木,尤其是橡胶树、棕榈树、野树杂草的残根片干,在收集后即使用泥土覆盖,需多年的时间腐化。这也就可能造成在干旱季节,一旦触及外在火点,被埋的残物一经燃烧,便形成连绵数日的烟霾产生。这比扑灭林火,具有着更大的难度。更何况,在偏远的地区,人力、水源不足,加上大风,问题便会随着火势而恶化。

换句话说,应有所区别印方足以应对的灾情,和难以甚至无法应对的灾情,才能更好的体现作为邻国友善与真诚的支援态度。正如每年在新加坡发生的骨痛热症,尽管政府、相关部门及人民积极防范,但要根治并非易事。推己及人,将有助于我们理性看待烟霾灾害。

另一方面,国人对灾害的表达,既有理性,也兼大度。毫无疑问,在法在理,我们都是有依有据,但如果表达的方式能够兼顾情理,无疑会让印方和肇事者,不仅因法理难违,更因碍于大国与企业的颜面与利益,不得不作出积极的回应,加强监管。

当然,光有良好的动机与处事作风并不足够,我们还必须寻求能让印方采取与落实的方案,也应为长远的解决办法创造条件。一是法治与协议的完善。不论是依据国际条约、亚细安惯例,还是个别国家自身的立法,应通过各种管道,逐步形成一个完善的治理烟霾的共同机制。二是在操作层面,既要有急缓、标本兼顾,也要考量各自能力之所及,在不损国家主权、颜面的情况下,共同寻求务实与确保能为共同设定的根治目标努力。而且,在执行方面从防、阻、救不同层面拟定务实可行的方案。当然根治的责任在印方,相关国家只能配合与支援。唯有如此,既有多层面、多管道的跟进与对策,也有具体与可行的机制和资源整合,由此孕育出来的国与国关系和通过合作解决棘手问题的好处,才会是丰实的。

审视当下的治理对策,揪出犯众之祸首,追究职责,甚至要严加惩罚,这有助于灾害的解决;但法治的完善与多层面、多管道的合作才是最根本的对策。因此,我们需要从探索更深层的原因,寻求解决方案,以营造利人利己的格局。

作者是本地政治观察者
社论:通过亚细安机制应对烟霾问题


多年以来,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及泰国时不时受到烟霾的侵袭,今年的霾害来得早,情况之严重始料不及,印度尼西亚总统尤多约诺周一就该国林火引起的严重烟霾问题,向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道了歉,而且表示印尼正在全力扑灭林火,然而,已成为跨国环境污染的烟霾问题,到了需要拟定一套机制来解决问题的时候。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棕油尾随原油价格一路攀升,生物柴油需求和用量不断增长时,印尼允许大量土地开发为新的油棕种植园,而烧芭一向来是翻整土地和取得肥料最便宜和便捷的方式,印尼的油棕种植范围一再扩大,每年6月到9月旱季快结束时,传统农业烧芭所产生浓烟越来越多,随着气流扩散到东南亚邻近国家,空气中悬浮的大量烟尘及有害物质危害了人体健康,能见度明显降低严重影响飞航安全,许多经济和社会活动被迫停止。

烟霾是无节制与贪得无厌地开发热带雨林,以破坏生态来促进经济发展所付出的必然代价,这次烟霾的最大受害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所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还没有计算出来。烟霾问题困扰东南亚国家十多年,我们不能每年霾害恶化后,寄望通过外交交涉方式要印尼采取行动扑灭林火,或通过法律途径惩治放火烧芭者,这次印尼即使锁定了多家企业涉嫌非法烧芭 ,恐怕到头还是无法将背后的肇祸企业揪出来。

烟霾无法朝夕间解决,也因林火规模较大,要对肇祸企业追究责任难度更大,李显龙总理就指出,不能干涉印尼内政的主权问题,限制了新加坡对印尼施加压力。未来我们可能会面对更严重的烟霾问题,因此,通过亚细安这个区域组织来解决霾害,还是一个比较恰当和有效的平台。

在2002年烟霾问题严重化时,亚细安国家签订了具约束力《亚细安跨国界烟霾污染协定》,列出防止和监控跨国界烟霾的指导原则,然而,印尼因是烟霾的源头,不可能会加入该协定,因为这样,印尼是至今唯一未签署这协定的亚细安成员国,这导致有人认为:“亚细安在这次跨国界空气污染上的无所作为,就像警察抓住正在作案的纵火犯却又任其逍遥法外。”

不过,印尼人民本身也蒙受烟霾之害,在本国的空气品质会日趋恶劣下,印尼已无法避开这个它所带给区域的环境公害问题,必须对烟霾问题进行反思,考虑选择加入有关协定,与其他亚细安国家共同合作,从根本做起彻底解决烟霾所带来的相关环境污染问题。

为了显示我国认真看待烟霾问题,我国下周将首次派两名部长参加于文莱举行的亚细安部长级会议,并提出烟霾课题让各方探讨,其他亚细安国家部长相信也会在会议上提出看法和建议。而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文莱及泰国等国组成的“次区域跨国烟霾事务部长级指导委员会”(SRMSC)提前至7月2日在吉隆坡进行的会议上,将商讨加强区域合作及跨国界烟霾污染的管控机制,进一步探讨通过卫星检测土地与森林起火点的建议。

户外空气污染已成为东南亚其中一个健康风险因素,我们必须重视烟霾对健康构成的严重威胁,在对空气品质恶化忍无可忍下,受害国可启动全国防范烟霾的行动,公布最新的空气污染指数提醒公众及时防范,但彻底解决烟霾问题还是必须回到在国外的源头,问题是尽管印尼已制定严厉的法律对付非法烧芭行为,但在执法方面却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要彻底解决年复一年发生的烟霾这个老问题,毫无选择必须通过亚细安这个平台,而国与国之间也必须加强合作、联手解决问题,通过长效机制来克服烟霾的问题已是刻不容缓的事,它也将考验亚细安合作模式的有效性,以及领导人解决区域所面对环境问题的能力。
陈有容:中美峰会对东北亚的影响


审时度势

美国和中国领导人6月初于加利福尼亚举行的峰会,在多方面引起全球的注意。人们关心的其中一个课题是两国集团(G2)概念可能重新出现,中美携手在世界或至少在亚太区域,共同处理国际危机。

这次历史性的会晤受到东北亚国家高度关注。它们想从中看出,在这个关系日益紧张的区域,峰会的结果会不会让它们同这两个大国的关系受到冲击。中美这两个相互竞争和依赖的巨人间潜在的合作空间,肯定会引起区域对地缘政治的重新思考。

作为区域重新洗牌的第一个迹象,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加利福尼亚前,朝鲜半岛已开始出现变化。意识到自己将会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习近平会谈的重点,也察觉到中国态度的改变,喜欢“喊打喊杀”和进行挑衅的朝鲜,态度突然软化了。在绑架日本人这个一直未能获得解决的问题上,平壤显示了态度开放的迹象。中美峰会召开的前几天,朝鲜也向中国表示愿意回到谈判桌上。而几乎在中美峰会进行的同时,韩国与朝鲜官员也多年来首次举行会谈。在数周前,双方还处于战争的边缘。

朝鲜半岛上虽然还没有出现任何正面、具体的进展,中美峰会却似乎为一个比较平和的外交提供了动力,至少在双方的外交用词上是如此。

中美“阳光之乡”峰会却让日本感到忧虑。数十年来,日本一直是美国在这个区域的最好朋友。日本需要美国的军事保护,历届日本政府都高度重视同华盛顿的盟友关系,并尽量满足美国的要求,包括为了支持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而违反自身的和平宪法。

对刚上任的日本首相来说,前往白宫同美国总统会面是不成文的规定。事实上,想要挑战对美国依赖的日本首相都以失败收场。因此,对日本来说,美国有一天可能掉头而去,偏向同日本关系紧张的邻国中国与韩国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奥巴马于5月高调接待韩国总统朴槿惠,对6月初来访的习近平也表现得额外亲切和友善。对日本观察家来说,这与奥巴马于1月拒绝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访问,而安倍最终于2月访美时又遭受冷遇,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日本看到美国在区域的考量已有所改变,安倍在6月中于英国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又面对另一次难堪——无法在峰会期间争取到同奥巴马进行双边会谈。

安倍虽然自豪地把他同奥巴马在峰会时闲聊的照片放上自己的面簿,对了解东京把同奥巴马的双边会谈,视为“在中美峰会后,重新肯定美日在面对中国时的亲密盟友关系”的重大一步的人来说,(华盛顿)对日本的羞辱是明显的。不过,这显然不是奥巴马所要的。

中美峰会后,奥巴马打电话给安倍,告诉他中美针对中日领土纠纷的谈话内容。很明显的,奥巴马虽然警告北京,美国反对以武力改变现状,却没有表示在发生军事冲突时,美国可能介入并同日本并肩作战。这让日本感到失望。另外,他似乎也向日本领导人坚定地表示,希望看到中日打破僵局。

一如以往,日本很快的便按美国总统的意愿采取行动。据透露,中美峰会结束不久,安倍的外交政策顾问谷内正太郎(Shotaro Yachi)便秘密前往北京,同负责中国外交政策的高层官员会谈。他将于6月底再次前往北京,积极通过幕后的“穿梭外交”来启动中日之间急需展开的对话。

与此同时,日本官员最近也避免直接批评中国,或因为他们的修正主义倾向而发出草率的言论。中国官员则再次提议“搁置”棘手领土争议,留待后代解决来突破目前的僵局。此外,让日本感到意外的,是中国也限制了国内爱国但反日情绪过于强烈的电视剧。

然而,尽管有这些新的努力来促使中日关系解冻,真正的进展可能得等到7月21日的日本参议院选举后。安倍估计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和更有力的授权。

作者是退休法国外交官

曾派驻日本、美国、新加坡和中国
口罩应该时刻准备着


蔡珍妮

从上周三开始,当空气污染指数节节攀高时,各大药房的口罩的销售量也犹如牛市般直线上冲。

空气污染指数冲破400点!是的,400点属于危险水平,惊慌失措的国人四处抢购口罩,他们的生活作息因为烟霾而被打乱,有的国人还因此患病,纷纷前去医院或诊所挂号看诊。

烟霾来袭并非初次,可是今年的烟霾问题特别严重。一夜之间,口罩成了抢手货。奸商也趁机抬高售价大捞一笔烟霾财。在官方一再确保口罩供应量充足,口罩随即纷纷补上架后,烟霾状况却开始出现缓和的迹象,从危险水平跌至不健康水平再到目前的中等水平。

两天前到职总平价超市,看到一盒盒原本等着被抢购的口罩就这么冷冷清清地“呆坐”在架子上,乏人问津。这些在一周前被国人奉为珍宝的口罩,瞬间就遭到冷落的窘境。

其实,我们应该防患未然,在灾害未发生前就采取防范的措施,莫待灾难当前,又是一批无头苍蝇。曾告知香港友人新加坡人为囤积口罩而四处扫货以致口罩短缺,她颇感意外。她说在香港,很少见到市民会在短时间内抢购口罩来囤积。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有购买口罩习惯以防不时之需,如患上感冒、咳嗽、流感之类的传染病就可派上用场。其实,这种现象在台湾和日本已属常态。唯有在本地,国人在患上上述病例似乎还没有戴上口罩的习惯,并认为戴口罩外出很不雅观。不久前,在一家大公司担任接待的朋友吐露,因为感冒戴口罩去上班,结果引起老板不悦,说她此举会吓着前来的客人。所以,希望她别戴着碍眼的口罩前来上班。若真病到不行,就请假休息。

老板的顾虑,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家大机构,接待处出现戴着口罩的接待员,不但碍眼也间接传达“这里有传染病散播的现象”,令访客很不安。

那么,戴不戴口罩,是该在以健康为前提,还是以雅不雅观为考量,这确实还令不少人难以取舍。

我个人还是认为,在室内倒可不必。不过,在烟霾弥漫的户外,为自己健康着想,口罩还是有必要的。

提早将所需的口罩准备好以避免在非常时期与民众们抢购,乃是上策。
返回列表